Monthly Archives: 04月 2005

四月天浮生一日

清晨,我的手机和我同时从睡梦中醒来,我朦胧着缺少睡眠的双眼,它兀自在床头柜上蹦跳着,一边发出清脆的声音。用胳膊把自己支撑起来,厚厚的窗帘挡着亮光,看不真切,可我知道外面一定又是一片草长莺飞的春色。 收拾停当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烟灰色 ** ,红色格子裙,粉红色衬衫,藏青色V领开衫。头发是昨晚刚洗的,直直的散落在后背,闪着深褐色的光泽,斜斜的刘海垂在额前,一切就是我应该的样子,除了因为劳累而稍微发暗的肤色还有淡淡的黑眼圈外,很满意这样的自己,抿抿嘴唇,照例翘出一个倔强的弧度,拎起挎包,出门。 外面是四月明亮暧昧的空气,丝毫感觉不到寒冷,脑海里还清晰的留着上海接连四场雪的冬日记忆,仿佛就在昨天或者上个礼拜,一转眼就都不一样了。走在去车站的路上,叫的上名字的叫不上名字的花都开了,各种各样的草开始疯长,高高低低的一片,龇牙咧嘴的看着想笑。 赶上公车,居然有位置,半路让给了一个带着小mm的年轻妈妈,周围所有人脸上都挂着淡漠的表情,和衣服上的鲜亮颜色并不相称,年轻的妈妈连声道谢,小小姑娘的额头还亮晶晶的挂着几颗小小的汗珠,灿烂的对我笑,我看着她,不自觉的嘴角越来越上扬。到站了,下车,长发被风吹起的瞬间我转过头,看见小姑娘紧贴在玻璃上圆圆的脸,还是朝我笑,粉嘟嘟的肉挤在一起,我朝她摆了摆手,向地铁的方向走去。这样开始的一天实在让人不可抗拒,以至于拥挤的地下铁都不再那么令人讨厌,我安然的看着自己在地铁车窗玻璃上映照出的脸,在摇晃中平静的等待下一站的灯光亮起… 走进办公室,扔下拎包,桌子上因为连续加班的疲劳懒得收拾而凌乱不堪,挖出包里的苹果做老鼠状使劲的啃。环顾这间呆了两年半的房间,其他同事还没到,电脑旁的绿萝从冬眠中苏醒努力的抽枝长高,窗台上一个礼拜前种下的魔豆也发芽了,粗粗的茎顶着一颗硕大的豆子,很滑稽的样子,不禁想象了一下他的枝条和叶子爬满房间的情景,莫名的小小的兴奋,长这么大了,还是一个喜欢童话的傻丫头,自己讪笑一下^^,想起抽屉里还有薄荷和雏菊的种子,我是不是也该播种了呢?春天到底是个带给人希望的季节。 楼下打卡的计时器响了,同事到齐了,毫无惊喜的又是一天忙碌,千头万绪,头不知不觉的又开始疼,看见鱼出现在列表上,不免心安,哪怕不说话,都是一种陪伴,况且他根本就憋不住不说话,偷笑中,嘿嘿,隔1、2个小时就问候一下,他说怕我太累稍微放松一下也好,我微笑,心里安安静静的温暖。 中午的时候,我把雨亭的贴子转给鱼看,我说我就是看着这些日记直到我干女儿出生以及现在慢慢成长。那样的文字说不上优美,但是抵挡不住的温情,所能联想到的只能是幸福,虽然一样艰辛一样平凡,但这一切在现在的世界里都太过美好。鱼问,小丫头,我什么时候也能有自己的小小丫头?我在电脑的那头,轻轻的笑。 下午两点的时候,鱼和我说找到了一份兼职,做网站维护,想到那些一片一片没完没了的代码我就心疼他,他是在为了未来努力,我都明白。 一天就这样在忙碌的漩涡里渡过,七点一刻的时候看着再也写不下去的枯燥文档,我关了电脑,收拾好包,出了公司大门,我知道有一个人在等我。他说,空旷陌生而让人疲劳的城市里,我是他最大的牵挂。我固执的不肯打车,他心疼的在电话里叹气,我说每次都这样太浪费钱。走进地下铁,风迎面扑来吹散我的长发,黑暗的隧道,稀少的人们,缓缓驶来的列车,玻璃上又一次映照出我的影子,和早上不一样,这一回是去一个人那里,茫茫人海中唯一的一个人。 一路上走过去,半个月前我问过鱼,为什么这些梧桐还不发芽?鱼说,因为上海不是一个四季分明的城市,不像我的家乡。而今,在这一晚所有的树都醒了。 现在,我们就坐在一起,鱼弄完程序在玩wow,我继续自己的blog,就这样相安无事,空气慢慢的流动,轻轻的停顿,一会儿在我耳边看看,一会儿在他手边蹭蹭,这样多好。 翻看以前的日记,惊讶于自己居然曾经把那样功利的接触也叫做佳节又重阳爱情,交往只是为了完成一项任务,找一个能过日子的人,然后生子,然后漫漫没有尽头。就是那个曾经说很爱我的男人在从天目山回来后就在也没了消息,如果是爱,就能这样轻易的放弃么?为什么我要这样的卑微?为什么我也会那样的虚荣?仅仅是因为能有一个富足的生活… 小白说,不是每个人都能吃到异海所做的蛋糕的,因为它的名字叫至爱。宽说,如果这个爱你的人有重行动、勤用脑的特质,我觉得同样可以撑起一片海上天的… 昨天去了许久没去的质数堂,这是它们的主人小白和宽留给我的话。翻阅间突然看到同是老顾客的紫碧阿罗年前遭遇车祸脑部血块淤积失忆的消息,错呃、惊诧、悲伤潮水般的涌来…那些绚烂的文字还在眼前,生命却已在空白里徘徊找不到出口。除了祝福,只能祝福,所有的语言都是苍白的,突然像要失去什么一样看看身边的鱼,生命无常,能有人珍惜能被人珍惜是这样的可贵,平凡的我,还能虚华些什么?最真实的才是幸福…… 这些话语,静静的站在我的blog上,鱼不知道会不会去看。我想,至少我是记得的,会被岁月记取,一段段的旅程。

Posted in 拈花岁月 | Leave a comment

你是鱼,我是海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泰戈尔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生与死的距离 而是 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 爱到痴迷 却不能说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我不能说我爱你 而是 想你痛彻心脾 却只能深埋心底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我不能说我想你 而是 彼此相爱 却不能够在一起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彼此相爱 却不能够在一起 而是明知道真爱无敌 却装作毫不在意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树与树的距离 而是 同根生长的树枝 却无法在风中相依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拈花岁月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