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6月 2005

不怕伤害是大幸福--from 宽

喜欢某些人只需要一个小时,爱上某个人只要一天,而忘却得用一生。不要相信人的外表,那会蒙人;不要依赖财富,那会消失。索性那两个人都还不配用上你的一生。 但我担心,我有小小的担心,你会在你的梦里念叨他们,拥抱他们。我的异海,最光明的未来总是建立在淡忘的基础上。只有摆脱过去的失败和痛楚,你才会继续走好。 谈何容易是么。不是!理性不理性,以后痛不痛,未必很重要。重要的是在这段时间里:这个人,这两个人和他们带来的爱意是不是能让你快乐,并使成长。 很多时候,我们回头看自己的经历时,最高的意义就是对那个人保留着深深的怀念和感激之情。这一样能够长久、亲切,而且永远不会走到厌倦的尽头。 能够如此,也就很好。 很多年轻如你我的笨蛋都悲叹只剩下残留爱的能力。除去掉失恋后的放大夸张之外,心理脆弱是以大毛病,把爱情摆到变半夜凉初透态的重要位置是另一大毛病。过于胆怯的自恋着,只会爱自己已不太会爱别人了。 年轻时的爱,都是学习。要相信渐入佳境,而不是一击中的。没有人是生来的好手,别人可能学得更早,运气更好,但你同样拥有足够的时间和机会去尝试。 异海,我们眼里期许的爱是神圣的,但这种期许是错误的。请把它降到和学习、工作、日常生活同样的高度。情话就是胡话,尽管这句话理所当然令你心痛。痛是可能的,痛就是你能爱的证明。 除此之外,我每每有见你的孤单。你不可辜负设就的良辰美景:你的美食,你的摄影,你的字这钟爱的三件宝贝,哪样不是置于互联网这个平台。除此之外,我相信:你的信息、你的朋友、你的满足很多也是汲此索取。听我说,这个虚拟世界有数之不尽的优越性,但它也同时毒害了你。信么?工作之余,你很少再和同事去深入,很少去社交场合练胆,就算是逛街都觉着多余。知道结果么,我们在与现实社会交流表面看去是清高少言。实为内心地逃避和慌张。所以,异海,得走出去,多接触外面的世界,而不是全都倾注于网络。 个性、学识、气质这些得益于现实世界直面的供给。这是真的。全部工程的难度取决于你将作的改变:自信、勇敢、不顾一切。 Ps:还有主动、积极、完全舍弃面子。周围的人发现你完全是另一个人,我们现实世界,活生生的异海,不!是刘利:) 每一个特质都是目标,现在开始去做,别问我方法。任何方法、任何手段、给自己任何压力。 从个性到学识,再扩展你的视野,有选择吸收有益的精神内容。新的气质会是自然而然的奖励! 再说,这个社会的虚伪和吝啬。毫无疑问他们的存在。可是,他们天生存在,如同— 人生来不平等。 生来不平等有什么好害怕。当你有足够的砝码落定脚跟,你就是获取不平等规则优势最大的一方。 也就是你淘汰了别人!嗬嗬,有没有想过?除了实力,还有职场的交情。不是逢场作戏的那种应酬,而是真心的发自内心自愿的结识。人性可以本恶,也可以本善。对待职友如同对待网上那些不休止的论坛提问。耐心、诚恳、活泼自然。我看过回帖的语言真的很棒,因为真实。 异海,真正的梦想在一一展开时,你要的男人只是额外的奖励。 爱你的宽 Re:质数也想招你呢。虽然目前也有座上客,你擅长财务对么。今年底明年初会有一次会有一次人员的审核和变动。双方的条件允许,宽当然不会忘了重荐你!

Posted in 拈花岁月 | 1 Comment

给宽的一封mail

天很阴,不见6月的阳光,今年上海的夏日凉爽的有些奇怪。 宽,公司昨天把我叫去,说你的合同快到了,我们把你安排到下面的事业部去吧,不过工资要降低...我不动声色的看着他们的脸,突然觉得很想笑。我明白他们的用意,公司来了更年轻更廉价的劳动力就不要了老人,这本也无可厚非,职场本来就是两相情愿的事情,但是为什么就非要说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呢?看似温情,却这么虚伪...我笑着对他们说,不用了,合同到了我就走,还有一个月,我会把正在进行的工作安排好。 办公室里,小姑娘哭丧着脸,我安慰她说这没什么,不是因为你的到来我才会走,换了别人也一样。心里其实有着一团慌乱,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尚未准备好的缘故。 经过了北京的旅行,经过了两场无果又有些啼笑皆非的感情,我想我看清了前方的路,于是从那以后我放弃了懒觉放弃了倦怠迷茫,开始了5天上班2天读书的日子。我明白我的美食,我的摄影,我的字,都是我挚爱着的,可以拼起我的梦想,我要越活越美丽给自己,给曾经伤害过我的,给每一个人看。可是生活总是有意想不到的事在等着你呢,这一次,的确是让我有些措手不及了,刚刚收拾好一切,还未准备充分就来了... 今年,想起来,真的是很不顺,各种各样的事都遇到了,一件件咬着牙解决...刚刚整理完简历,晃阿晃就又到了质数,看着你们的美丽家什,就想到了自己烘焙的各种点心或者制作的菜肴,装在我从堂里精心挑选来的容器中风情万种...突然异想天开的想我能成为你们中的一员多好,或许能用点心为餐具更添风采呢,大笑,别打我....随便想想哈... 努力整理自己中,想到也许以后就不能享受小白送货上门的服务了呢,想着和你说说话,嗯,就这样... 海,乱书。

Posted in 拈花岁月 | Leave a comment

椰蓉葡萄干辫子面包——要努力的生活呀

曾经有整整3、4个月的时间无心于烹饪,每每有朋友在msn上问我,海,怎么很久看不见你的作品了呀?我除了无奈,更多的是无力的感觉。每天都去食堂,那里是我爱着的地方,看着姐妹们洋溢着满满幸福的帖子,我沉默,再沉默,关掉网页,继续沉溺于工作,用忙碌麻木自己,然后,很深的夜,一个人走很长的路去车站,回家。 人的承受力一定是有极限的,当繁忙的工作和感情的坎坷分去了所有的精力,我还能拿什么来编织我的梦想?美食在于我,首先不是为了味觉,而是过程的快乐,视觉的享受和文化的交谈。谁说他们是没有生命的呢?在我手下诞生的每一个作品都是我的朋友,他们知道我寻觅的辛苦,钻研的快乐,过程的劳累,结果的幸福。可那时,我一度放弃了,我一向就是个固执而决绝的孩子,既然是朋友,那就是要耗费心血的,如果他们能说话,一定不愿意看到我勉强的笑容,我想是的,一定是的,这一晃,居然几乎就是半年...... 要感谢suoj,zsjj一直和我在一起,要感谢5.1长假奇怪狂欢危险的北京之行,让我在很短的时间内继续成长,用自己的双手拨开暗夜的迷雾,看见阳光照耀下无限深远的天空。 重新走进厨房,里面是我一点一点积累起来曾经那么熟悉的材料工具,一次次成全我的骄傲,心中的风车转呀转呀,转着我的梦想,乘着风飞翔。我的旅程,我的相机,我的美食,我的字,这一切都激励着我不停的走下去......爱着值得我爱的一切。 月,你如果看到这个,一定要笑哦,你知道的,不管怎么样,海都希望你开心,我知道这非常艰难,但是真的呢,所有的眼泪和痛苦都是值得的。 语言很苍白,而心可以看得见。:em411: 现在平时要上班,双休要上课,爷爷的生日蛋糕啦,肉桂卷拉,都是下课后回家做的,很累,但很开心,这个辫子面包也不例外,是给爸爸准备的早饭。 现在天热了,是做面包的好时机啦,综合看了几个方子有了这个。 1、基本面团出自私房小菜 sugarlady的方子 : 面粉400克、Margarine120克、水180ml、糖40克、盐6克、yeast12克。我这里用的是400克高粉,水改成了牛奶,并且相应增加到200ml(因为高粉较一般面粉吸水量大),其他不变。 利用面包机,盐放最底层,再放高粉,再放糖,再倒入牛奶和干酵母的混合液。牛奶最好事先用微波炉转一下,大概小火10秒钟,手感温就行,然后干酵母搅拌静置一会儿再倒入面包机。选择发面团功能。 这是第一次发酵好的,手指按一个小坑不回弹。 2、融化一小块黄油,加入干椰丝和葡萄干拌匀,分量自己掌握哦,我没有看具体数量。 3、取出面团,擀成椭圆形面片。 4、椰蓉馅放在中间,用小刀两边均匀的分割成数条,如图。 5、交叉叠起来 6、放在温暖湿润的地方再次发酵至差不多2倍大,手指轻按不回弹。 我是放在烤箱里40度低温发酵,旁边放一杯水保持湿度。 步骤图里二次发酵好的 7、烤箱预热375F,面团表面刷牛奶,先以底火烘烤20分钟,然后取出再次在表面刷牛奶,转上火继续烘烤10分钟。 8、最后成品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6/12/11/my_sea,20050612211549.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6/12/11/my_sea,20050612211430.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6/12/11/my_sea,20050612211452.jpg[/img]

Posted in 风车里的厨房 | 1 Comment

北京六夜|梦里花落

[color=Blue]梦里花落[/color] 本该早就完成的手记,阴差阳错的因为各种琐事而耽搁了,不过也好,就是因为这个机缘我才能写下更多的心情。我总是在想,人是无法预料未来,也无法抵抗命运的,所能做的就是保持勇气,微笑而美好的活着。 7日上午9点到达上海,甚至还路过了我已久别了6年的大学校园,车在修理厂门前停下,跨出车厢,熟悉的城市,熟悉的街道,清澈的蓝天和温柔的阳光,完完全全的抚慰了一路的劳顿和惊吓。 伙伴们分头回家,硕大的旅行包压着我受伤的肩膀,手臂上乌青已经很明显的连成一片,可我顾不得这些,此刻,我急切的想回家,那个小小的,朴素的家。想念我的猫咪茶杯和电脑上的小红布老虎,想念寄养在朋友家亲爱的丫丫,想念唠唠叨叨的老爸… 熟门熟路的按向那个早就磨掉了数字的门铃,如同9天前一样,居然传出了久违的妈妈的声音,冲上楼,妈妈在门口满脸笑容,我下意识的拉拉衣袖,若无其事的回报妈妈所有的灿烂,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切如旧,窗台上的昙花又新添了两片新叶。 那个晚上,我陪妈妈说了很久很久的话,直到满天的星星都异常璀璨,清冷的光洒满整个窗台…第二天,妈妈就回扬州了,带着母亲才有的安详和很久不见女儿的满足,我们一同走出小区然后分向两个方向,5月的阳光洒满街道,纷乱的车流和急着上班的人们,这一切,平凡而珍贵。 我无法准确的形容从北京归来后的心情,就好比8日的晚上和兔子坐在小区的花坛边语无伦次但却怎么都无法表达清楚这次旅行的情形一样,心里无限清明却又汹涌澎湃。在死神临近的时候,所有的崎岖,艰难,委屈都会黯然失色,穿过暗色的迷雾,被重新照耀的天空一定是无限深远。痛苦和计较会淡漠,希望会不期的层层涌现,心底平静而宽阔。 如果没有后来再次发生的一些事情,我想我会接受鱼的邀请和他一起吃饭,至少我认为人心多少都是善良的,这些没必要躲避,心平气和会更好。可就在那天,他的那个电话,摧毁了我这么多年来盲目的善良,那一刻我无力的坐在人行道上,再也没力气走路。尔后一天他在msn上的对话又让我浑身颤抖…那是我无法形容的愤怒,郁闷,害怕和失望,以至于一夜噩梦,又在过后周末的狂欢中,用无数杯的Tequila喝醉了自己,呕吐中,头疼欲裂,眼泪径自掉了下来,在污秽中碎成无形… 人有时候只是需要给本就想明白的事情一个出口,不管用什么方式。我知道,和他有关的所有都远去了,没有怨恨,没有不满,没有遗憾,也没有美好,那些已经只是存在于梦里的落英缤纷。唯有感谢这场命运,连带这个长假的旅程给了我成长的机会还有更多的勇敢和坚韧,让我看得清前方的路。 人这一生,还是活得真与纯的好,学着聪慧,学会感激,不要后悔。 That'all,over...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6/3/6/my_sea,200506031089.jpg[/img]

Posted in 边走边唱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