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7月 2005

从头细数,希望我们不会失散

从头细数,希望我们不会失散 放下电话的那一刻,我决定了在我的blog上新开一个分类,照理说是可以归在劫数里面的,可是,我想,你该出现在我崭新的生活里,哪怕这样的“崭新”现在看来还多么的名不正言不顺,细细缕缕的牵绊着过往。 我从往事中穿行而过,冷漠却也在积极的生活。我总是过于平静的看着身边发生的人和事,平静到冷漠,因为只有这样,自己才不会过多的受到影响,才不太会被左右,才能够比较的从容,我厌恶极了突然被打搅的感觉,而这一切,不过是为了要保护自己。眼前的世界五彩斑斓却又时常面目狰狞,我的直接、简单和单纯,无力抵挡这些,平静,是最好的方式。 可是,终究,性格里的明亮和坚韧在不断地提醒我该以一个相对积极的态度直面生活,包括善良,包括希望,包括梦想,我这样做了,努力的让自己在纷乱的色彩中折射出独一无二的光芒。 除了以上这些,唯有爱,我不敢触碰。 一个又一个独自度过的日子里,每当阳光隐退,黑暗弥漫的午夜,我都可以轻而易举的看见自己的心,那上面暗红色的伤口随着每一次的跳动而一遍一遍的清晰。每一个大雨或着寒冷无助的深夜,孤单会变得异常难以忍受,我不自觉的会盼望温暖的怀抱,却又总是在雨过天晴或者阳光重现的白日迅速的把这种渴望隐匿到最深处,以若无其事的笑容继续着波澜不惊的光阴。 那次,在上海影城的门口,满眼都是双双的情侣,唯独我一个人穿着厚重的大衣,咳嗽着,发着低烧,目不斜视的穿过人群走入影院,找到位置,坐下。《指环王》的连映场,诺大的影院居然满座,前后左右都是偎依的身影,间或的窃窃私语,我放低身子,双膝抵住前座的后背,把书包抱在怀里,拉开波罗蜜干的包装袋,长发掠过脸颊垂到腰际,蜷缩了一夜,从晚上7点一直到凌晨4点。放映结束后,疲惫而神态自若的回家,第二天高烧,一个人去医院吊针,回来煮粥给自己吃,然后睡觉,醒来后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宽曾经对我说过,海,你如此的会照顾别人的胃,为什么就是不会照顾自己?我想,我不是不会,而是不愿意。习惯了随心所欲的放任自己,是对曾经事事精心考虑安排计较的叛逆,我为什么不能为了自己而自由的生活,不想再考虑任何别人的目光。精神也好,身体也好,那是属于我的,珍惜也好,糟蹋也罢,那也是随我喜欢,我不想再成为谁的奴隶、随从,任你们呼来喝去,喜怒由不得自己,不得心疼,不得爱怜。 这样的我,也许真的多少是扭曲的,可我还是眼睁睁的看着那样的自己,无力反抗。在这个纸醉金迷的妖孽城市中,孤独的人是可耻的,而我,大概就是那个可耻的人,只是每每在文字中不甘的流露心迹,越发不善于口头上的表达,仅此而已。 可是现在,我想为你专门开一个分类了,就在今天早上我莫名其妙的对你喊过之后,你疲惫的声音让我对自己没来由的开始愤恨。我试图想说什么,却越说越不知所以,我想,或许文字能更好的帮我表达,我希望这儿能成为我们以后交流的地方,所有无法表达的,所有说不出口的我都会写在这里,你有空常来看,这里会有更真实的我存在,我现在老实了,乖乖的站在这里,等着你了解,因为,我是那么真心的希望我们不要失散。 这个,算是我送你的第一件礼物吧,不要嫌弃她简单,这里面满满的心哦。

Posted in 从头细数,希望我们不会失散(结束) | 4 Comments

你有没有看见手心那条单纯的命运线

11点开始,我想写字,写了10个字左右,又惶惶然的去和zsjj聊天,缠着问她发绿豆芽的方法,却是那些字,像BM一样,汹涌,却又说不出来… 午夜12点半,鬼使神差的开始整理硬盘中散落的照片,鼠标发出诡异的七彩光芒,我指挥着它在屏幕上游移,眼看着硬盘一点点干净,一点点整齐,嘴角开始飘散出微笑。想起自从工作以来已经很久没机会在寂静的深夜听音乐了,我打开MP,戴上耳机,点开那首《火柴天堂》。 辞职的第11天,我开始恢复到大学时的生活状态,猫样的生存,白天休憩,梳妆,宁静,夜晚活跃,披散着长发,面容素净,没有一丝妆容,连同耳垂上小小的耳坠都一并除下,盘腿坐在沙发拉成的小床上。 鼠标的箭头迅速的游移,很快就要理好了,我把九寨沟的照片解压缩,拖进我行我色总文件夹里,好,把原来的压缩包删除就可以了,透明的鼠标灯闪烁出宝蓝色的光线,电脑提示,文件太大,建议永久删除,我轻而易举的点下了全部DELETE,文件夹很快从眼前消失,再查看一下,等等,这是怎么了?! 我努力的睁大眼睛,眨眼再眨眼,迅速的在几个文件夹中来回查看,终于确定了刚才的重大失误,我误删了所有出游的照片,而且是永久删除…… 外面是大雨两天后的夏日深夜,凉风习习,我呆坐在窗内,一身冷汗,一把扯下耳机,我徒劳的幻想是我看错了,徒劳的想也许回收站里会有,可是这一切终究只是徒劳…… 一时间,我真的无法接受… 04年11月绍兴,04年圣诞沈阳,05年3月天目山,05年5月北京,05年6月象山,一瞬间,所有的纪念都在我眼前消失,干脆的没有任何余地。 有一种熟悉而恐惧的感觉,叫做无能为力,此刻,又一次如此深切的体会。 我迷茫而伤心的呆坐床头,想起北京的那次旅行,想起带回来的几百张照片,想起在电脑前没日没夜整理的那些日子;想起象山的海滩,想起那只小小的寄居蟹,想起慈溪那些可爱乌黑的杨梅;想起也许我这辈子再也不会去的那个寒冷的东北城市沈阳,想起那里的冰凌窗花,想起那里的大雪…这些都是再也回不去的岁月,而站在如今的我该怎么办? 一直都愤恨自己,是个太重感情的孩子,看重所有为之付出心血的事物,难以舍弃,不得离别… 突然想起7年前一个同样的夏日深夜,我误删了手机里所有留存以久的纪录,那些爱过的纪念就那样灰飞烟灭,不过倒是清除了我心中前行的路障,我还清楚地记得那一刻我眼中的泪,或许这些,都是命运的注定?包括今晚也都是么?为什么偏偏要去整理硬盘呢… 漫无目的的在论坛上游荡,馄饨妈救助的一窝小猫中有一个孩子快不行了,满眼绝望的文字,铺天盖地的看着让人无法承受,我打开她的msn,告诉她曾经我救回胖胖用过皮下推注的办法,那时候胖胖和这孩子一样濒临死亡,体温极低…我知道这很有可能是最后的挣扎,那样轻微的生命怎么禁得起如此的灾祸,可是谁愿意眼睁睁的看着生命从自己手中消逝呢?我们这群人总是在不停的用自己的善良去换取希望,总是不停的用双手从死神的镰刀下争夺生命,哪怕被割的鲜血淋漓,伤痕累累,一次又一次的对自己说下次再也不染手了,可是下一次却还是敌不过那一刻的心软,那些卑微的生命,除了我们还有谁来爱他们? 三年前的往事,就这么没来由的回来了,也不和我商量一下。胖胖,是丫丫上一窝的女儿,经过了三灾五难调养到活泼健康,我把她给了yu,那个我曾经苦苦爱过的男人,刚开始参与救助的我还未经过磨砺,对于这个尽心救回的孩子,我本能的托付给了他。那样的爱,现在想起来都还是苦涩的,更何况一个狠狠欺骗过你,对你都无法尽心的男人怎么可能尽心爱你托付的小猫呢?又或许他是尽力了,但是他那骄横的妻子却是无法容忍的。 我的胖胖,照片里的你永远是三个月的样子,忧伤的眼神,你是在想我么?可就是因为我无法走进那个女人的家,我才无法看到你,你可知道思念的滋味么?就在我欢天喜地的买好外出的提篮,要带你去参加论坛聚会的时候,我被告知你丢了,疯狂的找了三天三夜,没有任何你的消息,屋角崭新的提篮和漂亮的猫窝提醒着我这一切不是梦境…… 三年了,我在论坛上的头像一直没有换,永远是胖胖三个月天真无邪的样子,而丫丫下一窝的孩子已经各自有了好的归宿,丫丫更是成为了我心爱的女儿。谁又能知道,在救助丫丫一家那段无比艰辛的日子里,我咬着牙为的就是对胖胖那份永远不能磨灭的愧疚… 一夜未眠,那个濒死的孩子终究未能生存下来,皮下推注也未能挽回,想起那一个礼拜一下班顾不上吃饭就赶去医院陪伴胖胖的日子,想起那些看着她一天天好转欣喜若狂的心情,想起那些大风乌黑的夜晚对着黑暗一声声呼喊她的情景,都那么清晰呢…以为经过了这么些年经手了那么多救助,心已经足够坚强,没想到轻而易举的就被撕开了缺口… 看着馄饨妈伤心地写, 除了阳光没有什么可以笼罩世界 除了雨没有什么可以画出彩虹 除了雪没有什么可以洁白大地 除了风没有什么可吹动树叶 你有没有看到自己眼中的绝望 你有没有听见痛彻心肺的哭声 你有没有感到心如花朵般枯萎 你有没有体验过生命有多无可奈何 除了你没有什么可以让我眷恋 除了悲伤没有什么可以值得忘却 除了宽容没有什么可以让你释怀 除了爱没有什么可以改变生命 你有没有看见手心那条单纯的命运线 你有没有听见自己被抛弃后的呼喊 你有没有感到也许永远只能视而不见 …… 我的眼泪汹涌而出… 原来一切不过都是命运 原来爱是为了要让我们懂得悲伤 原来生命是为了绽放后的枯萎 原来善良是为了更懂得什么是残忍 原来珍惜是为了难以忘却的纪念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拈花岁月 | 3 Comments

Eric的生日蛋糕——以友谊的名义

Eric是他的大名,我们都叫他虫子,认识他,是2年多以前的事情了。在衡山路一家小小的白家餐馆里,12个人的聚会,我认识了很多朋友。 就那一次,我也邂逅了自己的爱情,虽然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但是没有怨恨,没有后悔,只有保鲜的记忆在那个冬天里,一直清晰。而且原本就是一起的朋友,宽容的友情更容易长久。 大家工作都忙,尤其在上海这个节奏异常迅速的城市里,空闲是奢侈品。虫子算是平日里联系的比较多的朋友,msn上聊聊天,隔段时间就会一起FB一下,天南地北的胡扯... 5.1我们5个人开车去了北京,9天的旅程,一起面对发生的一切,包括快乐,狂欢,困境,甚至车祸...回上海后继续疯狂工作,忙里偷闲的FB吃小龙虾,去钱柜唱歌,喝Tequlie... 上个礼拜,JJ跑来对我说,虫子大寿,30虚的大生日,mm你手巧,做个蛋糕吧,这样比较有意义,我们那天再好好聚一聚。我一口答应,作为朋友,平时也做不了什么,也就这时候最能显出价值。 虽然做过无数次蛋糕,可我还是低估了蛋糕是个吃时间的甜老虎,我焦头烂额的在不断催促的铃声中挤奶油花,排樱桃,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洗脸,往脸上抹粉粉罐罐,拎起蛋糕冲出家门... 这个漂亮的家伙理所当然的为虫子的生日增加了纪念意义,我也被虫子以“上坟”的姿势敬了2杯酒... 蛋糕最后被10个人分的干干净净,完成它的使命,留下这些瞬间,以此纪念友情,还有很多美好。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7/4/9/my_sea,2005070417431.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7/4/9/my_sea,20050704174317.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7/4/9/my_sea,20050704174519.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7/4/9/my_sea,20050704174634.jpg[/img]

Posted in 风车里的厨房 | 3 Comments

赶制到半夜的生日蛋糕和全麦面包——爸爸,我知道我不是个乖孩子

爸爸,我知道,我在你心中不是个乖孩子。 从小习惯了独立,习惯了一个人面对一切,习惯了忍受,我已经太倔强,不太能屈服了... 所以,当你怒吼着问为什么不老老实实的去当公务员,找一个老实的人嫁了,结婚生孩子的时候,我实在不能接受你们给我安排的生活。难道我就注定要做一个本分的女子才能成为你们心中的好孩子么? 你问我为什么表弟工作的时间比我短,却已经存了3W块钱,我为什么只有这么一点钱?爸爸,你要知道,每个人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是不一样的,如果你们认为弟弟每天回家打游戏,看动画片,所以省钱,才是好的,那么也请你们不要诋毁我的生活,我的朋友。不论是美食也好,摄影也好,图片制作也好,长途旅行也好,对丫丫的爱也好,救助流浪猫咪也好,都是我爱着的,我是想让这世界变得美好一些,这里面有我的梦想,我不想等老了走不动了再去后悔,钱没可以再赚,但是年轻却不过就是少少几年的事,稍纵即逝...... 爸爸,我比你们任何人都想有一个伴侣,美好的在一起,爱我,关心我,温暖我破洞的心,让我不再孤单,寒冷。我也时常很迷茫,很无奈,不知道未来在哪里,可是勉强是没有幸福的不是么? 爸爸,我知道,我不是你们眼中的乖孩子,我固执,倔强,要强,不听从你们的安排,可是我有着善良宽容积极勇敢的心灵,这些难道都不重要么? 不管怎样,深夜11点半,终于赶出了你的生日蛋糕和你喜欢吃的面包,我知道你还是不满意我为什么没加色素,让蛋糕看上去漂亮些,爸爸,我只是尽量地为你健康着想。还来得及说生日快乐呢... 爸爸,生日快乐,我爱你。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7/4/9/my_sea,20050704173458.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7/4/9/my_sea,20050704174652.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7/4/9/my_sea,20050704174134.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7/4/9/my_sea,2005070417478.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7/4/9/my_sea,20050704174049.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7/4/9/my_sea,20050704174234.jpg[/img] *****方子: 低粉50克,泡打粉1/2小勺、可可粉10克、热水2大勺,蛋黄2个、糖30克,盐1小勺、沙拉油1+1/3大勺、蛋白2个、糖30克。 方子是克栈上的,我稍微改了一下,可可粉2大勺,热水改成热牛奶3大勺,沙拉油2大勺,还加了1大勺白兰地,其他不变。按照戚风的做法。170度,35-40分钟。 用的直径18cm的中空模。巧克力碎是用刀一点点刮的。:em211: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7/4/9/my_sea,2005070417520.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7/4/9/my_sea,20050704175217.jpg[/img] *****全麦葡萄干面包: 这是第三次才调整到最满意的比例: 高粉180克,全麦粉70克,黄糖40克,盐2.5克,干酵母5克,奶油20克,小鸡蛋一个,牛奶110克,葡萄干适量。 我用的面包机和面和第一次发酵,牛奶弄到温热融化黄糖和酵母,静置5分钟。盐放最下面,再放鸡蛋,再放高粉和全麦粉,再放奶油碎,再倒入牛奶酵母混合液。选择发面团功能。搅拌到10分钟的时候倒入葡萄干继续搅拌。 第一次发酵结束后,拿出来排气滚圆,盖上保鲜膜中间发酵10分钟。10分钟后,整形,用快刀蘸水在表面划几道,然后放入烤箱,40度,保持湿度发酵,至差不多两倍大,手指轻按不回弹。 烤箱预热200度,面包表面喷玉枕纱厨水,下层或者中下层35分钟,如果上色快要盖锡纸防止表面太黑。

Posted in 风车里的厨房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