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0月 2005

又到一次月的生日(更新过拉)

脑子里乱哄哄的其实好多好多想写,可是现在没空。。真的很郁闷,神啊~给我点时间吧... 5年的光阴,一下子就过来了,说什么好呢,诸如什么什么华丽的话都是假的,还是平平常常的语言最好。 月,我们下次见面还是不要叫兔子了,女生之间的话题果然还是只有女生在才好,一个大男人横在中间我都不知道该怎样兼顾。。+_+果然是顾此失彼...还是让他一边去吧... 昨天咳到不行,坐在港汇门口捧着热摩卡晒太阳抚慰自己,头晕脑胀,真想有你靠一靠,说说话,我还是喜欢在温暖的光线和温度里和你说话,比较安心的毛茸茸的感觉,然后我们都穿球鞋都穿牛仔裤,这样的我们才是最熟悉的样子。 。。。没时间了,明天再写。。wait。。 ========继续的分隔线========= 这个分割线是和月月学的,看起来感觉比较好的说~ 就这样,发现了问题的所在。这一次,是我的问题,因为越重要的东西越值得用心去保护,而不是忽略,不是习惯,不是自以为是。 其实说起来,忽略是没有的,不过我也想不出更恰当的词来形容我和月之间有时会有的这种奇怪的感觉,靠的最近的时候,反而会感觉有些疏离,如果兔子在的话,会更加的顾此失彼,似乎一直在现实和营造起的世界中来回的奔忙,来不及更换自己的角色。 这一次,终于是发现了缘由,我果真是个笨到要死的小孩,该被打。 我和月,并不常见面。不同的工作,不同的朋友,不同的生活圈子,这个城市太大,大家都太忙,于是,我们没有很多时间在一起。 想起来,5年前,我们是在pchome的论坛上认识的,因为彼此的文字而熟悉,然后才有了在老电影的相见。那时候,我们还都是十足的孩子,还都是傻傻的样子。我们其实都是不太会说话,很多时候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情绪,于是文字成了维系的桥梁。我不敢肯定月是不是这样,但我知道自己一定是,是个沉溺在文字里的孩子,以此来代替现实中的语言。久而久之,成了习惯。 对于默契,是一定有的,更何况很多时候我们心里的想法都惊人的相似,那些并不太能被大多数人接受的想法。月说,海,我们大概前世就是彼此。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有的只是幸福。我们还是如以前那样并不常见面,甚至很久才见一次,我每天的习惯是去月的space逛一圈,然后再开始工作。不太留言,不怎么出声,我以为放在心里就可以。 原来,我错了呢。原来,关心是要说出口的。现实中的朋友需要的还是现实的语言,要不然,如何称为知己?当文字越来越多的代替语言,到面对面的时候反而什么都说不出了,那岂不是件很滑稽的事情?当我们在任何空间里都能靠近的时候,这样,才是真正的幸福吧?就像和兔子一样,那样随意的,那样喋喋不休。 月,我真是个大笨蛋,我还一直说你傻… 真是抱歉呢,没有给你一个快乐的生日,不过,能这样把话说出来,真是很好,坦诚这个东西,如今很珍贵的说~ 不过,一直以来,海真的都是当月是宝贝的。不管我做什么,做得好也好,做砸了也好,都是想让你开心的。以后不管怎么样,都不要说麻烦什么的,我会很懊恼的,因为在于我,愿意的就不成为麻烦,在完成的过程中,我也很快乐。付出与得到,都是快乐。 恩,好,谢谢你,月,让我们相互的,都变得越来越美丽吧。=^^=

Posted in 拈花岁月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