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1月 2006

断翅(四)

[b]华灯初上的每一个夜晚[/b] 每个工作日下班后,或早或晚,我都会走长长的路去车站。 穿球鞋的时候,只有衣服摩擦的沙沙声。穿高跟鞋的时候,“笃笃”的声音会很清脆的在空旷的大街上回响,我专注的听,风总是卷起我的长发。 陕西北路,海防路,穿过很宽阔的十字路口,坐54路回家。 回家的车,基本上可以坐到位子。我总是放低身体枕着椅背,头偏向窗户的一边。低垂下眼帘,我可以想象,睫毛下一排疲惫的阴影。 这个时候,其实大多还是称心的。终于可以暂时的没有压力,终于可以不要和无关的人说话,终于可以静静的发呆。 简单,就是快乐,这是毫无疑问的真理。 窗外,是华灯初上的夜晚,车流人涌,繁华如锦。 [b]物是人非[/b] 天气渐渐得越来越凉。某天上班的清晨,看见路边的草皮上已经结了浅浅的一层霜,衬衫外面不得不要加一件厚的针织衫才能抵御寒冷。 在室外或者累极的时候,还是会不停咳嗽,像是肺里要蹦出些什么似的,毛糙糙的非常不舒服。自从在喀纳斯被同伴传染到感冒,咳嗽就时好时坏一直断不了根。对此,我无动于衷。药,我是不愿意吃的,已经恨透了的东西,不想再增加一丝一毫。也许是看淡了健康,于是就这么放纵着。 和往常一样加班,昏天黑地。M发来短消息说,我在宜家,要什么样子的靠垫?一开始莫名其妙,再想,哦,他是看到我msn的名字了。淡淡一笑,回答他说,你看罢,只要中午能让我靠着休息就行。 礼拜天晚上,带着亲手做的蛋糕去朋友家玩。结果M死活要把靠垫给我送来,拗不过,只好随他。大家都相识,倒也无甚尴尬。朋友自顾给我上妆,盘发,换衣服,拿出各种各样的道具指导我摆动作替我拍照。他就坐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目不斜视的用笔记本上网。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氛弥漫整个房间,诡异又有些好笑。生活真是顽劣,不把人捉弄尽兴不肯罢休。 我不再阻止M为我做这做那,阻止也没用,白费口舌,索性随他去。有时休息天外出办事或者去医院复诊时会去他家把东西取来,然后,一起说说话,吃点什么,或者逛会儿街,累了就一人一杯咖啡在路边坐下,我总是会要不甜的摩卡,他也跟着我买一样的。平平静静,好像我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只是我知道,即使物是,人却早已面目全非。

Posted in 劫数的旅程 | 1 Comment

断翅(三)

[b]海,你忘了我吧[/b] 是谁说过,上帝在关上门的同时会打开另一扇窗。如果上帝既关上了门又忘了开窗,那些在他庇护下的子民们会不会窒息? 我想,我大概就是那个快闷死的人。 月在msn上对我说,海,下班的时候我沿着华山路走了很久,很想死。对面卡车开过来的时候,我很恍惚。我什么话都不想说,也不想和谁交流,也不想解释什么,很绝望。 我脱口而出问,怎么了,月? 没怎么,我不想多说,就这样吧,这世界上没有谁少了谁活不下去的,你好好过吧。 我开始摸索键盘,用冰冷的手指往屏幕上敲打一个又一个的字,思维渐渐混乱,神志也开始有点恍惚,我尽可能的集中意志,尽可能有条理的把我想说的话说出来…… 屏幕上满眼的冰蓝色字,都是我打的,我却看不到紫色的字有什么反应。 终于,月说,海,你忘了我吧,就当我们从来没有认识过。 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突然间,我没有了任何力气。 已经凌晨1点了。如果可以,真的很想一直就这么登录着。陪伴,不管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心,都是同样的。不管月能不能明白,我问心无愧就可以。 可是,我真的力不从心。 头痛欲裂的蜷缩在被子里。海,你忘了我吧…… 这个固执的,坚持的,决绝的孩子,我要怎样才能让你明白我懂你所有的哀愁,所有的绝望?我要怎样才能让你明白我一直想保护你的心情?你是想一个人走吗?你是不是忘了我们勾勾小指头的誓言?我已经失去了爱人,难道我还要失去最好的朋友?你到底要怎样才肯好好的活下去? 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被恐惧包围。 也许我真的太渺小了,不管怎样努力,终究什么都留不住。 我发短信给月,手机一直开着,想找我随时都可以。 知道吗?我也会绝望的。 海不可能一直坚强。 [b]关于那次争吵[/b] [b]短信[/b] 我知道你承受的痛苦比我多,但我也好不到哪里去。每次看到你心里都很难过,可是什么都做不了,也许这种愧疚的心情会陪我一辈子…… [b]不要再计较谁的痛苦多了好吗?当初一切规则都是你定的,想给就给一点,想离开就离开,如果你都尚且承担不了这样的结果,那我何止是痛苦只比你多一点?[/b] 原来我做什么都无济于事。 [b]MSN[/b] 你这么恨我…… [b]我有说过我恨你吗?[/b] 如果我不想管你的死活,我尽可以躲得远远的。你以为我回来是为了自己开心?你以为我很高兴是吗? [b]我心里那么疲倦那么悲伤,可是我还是很努力的生活,比别人更努力。甚至我还想着去温暖别人。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对你笑吗?因为我看得出你笑得不轻松,我看得出你笑容背后的忧伤。所以我也对你笑,我想安慰你的笑容,就像阿薰对剑心那样。 我为什么要这样?因为我爱你啊,你以为谁都可以像你一样说放弃就放弃的?你的心究竟要多少光亮才能照亮?我究竟要多美好你才能明白? 你是男人啊,难道不应该为自己所做的事情有所担当吗? 为什么到现在还要计较谁的痛苦多少?[/b] 原来我错了,错的连自己都不知道在干什么! …… 突然间,他就下线了。我猛的一口气咽不下去,胸闷异常,难受。打他手机,不接,一直重复拨号,还是不接。 [b]短信[/b] 我现在不需要你爱我,需要你快乐的活着找到另一半,我所做的卑微的事只是为了这个,也许我做的并不好。……我把小刀用链子穿着带在身上,有它陪着已经很欣慰。你的爱不要给我,怨恨我只说一次以后不会再提。……不想看到你悲伤的笑容,希望见到真正的笑容。…… [b]你回来,你做这些事,都是你自愿的,我没有求你。我知道你活到现在没有这么低声下气过,如果你觉得负累,你尽可以不做,你不可以再拿这些来和我计较。爱与不爱,那只是我的事情,和任何人无关,不存在你需不需要,你接不接受。……你看看你刚才的那些话吧,一定要我明白你所做的,一定要我知道你也不好受。是啊,我知道,你不说我也能感觉到,可是我呢,我心里的悲伤要向谁说呢?要不是你今天气到我了,这些话我一个字都不会说,我会都放在心里自己背负。什么叫守护?什么叫付出?你还是一点都不明白。……[/b]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劫数的旅程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