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4月 2006

某些天,某个女生

很久以前就写好的题目,因为忙碌没了下文。断翅应该是第五篇了,可我今天却不想用这个做blog的标题。 窗外明媚,阳光之下,就算有风,一切都安好。阳光下的人们应该都是在笑的吧?我坐在自己的小格子里,晒不到太阳,间或还有些小风穿堂而过,掠起阵阵鸡皮疙瘩……技术部依然一片热火朝天,编辑部难得清闲。到昨天为止,终于在临下班前两分钟赶出了所有的活,整整两个月的奋斗暂时小告一段落。看着Mr.Ye眉开眼笑的脸,大家都诸多欣慰。 现在有得空闲胡乱打字,貌似幸福无比状。我倒宁愿埋头工作,毫无半点容我扯淡的空间,那些时候我总是专注非常,我一直都相信,专注而知性的女子,是美丽的,勇敢而且坚韧。 我不知道我的翅膀是否折断,我也不知道它们是否还在。我的长发依然从肩上直直的悬垂而下,瀑布一般一泻到底,我说过,它们就好像我的翅膀,它们还在,就说明心还在,心还在就说明还能够飞翔。不过,它们也许是受伤了。 前段日子因为赶书稿的关系,我开始翻看很久以前的手稿,也就是些在我最早去的论坛上发的零碎帖子,我把它们都收藏了起来。才看了三分之一就看不下去了,这些字,是我写的吗?那些无所畏惧到让人发笑的字眼,不谙世事的振奋,几乎要让我的脸一直红到脖子根,看得我只想落荒而逃……20岁,是再也没有可能回去的年轻,20岁的我,原来那样生活过。 月说,海,你的文字很温暖。那是因为我想温暖自己想温暖我爱的人们。 兔子说,这些照片,你的身影,看起来安详又忧伤。上海和南京的街头,忙碌于工作的我并未注意到兔子悄悄地把一些片断做了定格,毫不造作的表情和姿势,流露了最自然的状态。安详?忧伤?这两者可以并列吗?兔子说,可以的,你就是这样的女子。 这六年,发生过什么,又留下了什么……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5/12/my_sea,20060415223929.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5/12/my_sea,20060415224027.jpg[/img] 很爱咖啡,现磨现煮的那种,喜欢很多奶泡,却不加糖,有时也点缀些鲜奶油。我是固执的人,习惯了这些,便不太再能接受随身包,除非公司里非常困倦的时候,才狠狠的两三包倒一起,喝下去,提神。 去年深秋时,突然对一向不屑一顾的starbucks有了好感。不管怎么样,他家的咖啡都是煮出来的,哪怕摩卡里会不伦不类的加上些可可,可是星巴的mm和GG很和善,对于我咖啡要烫些,奶泡要丰厚些,不要加糖诸如此类的罗嗦要求,总是尽量满足。等咖啡时,他们会问,小姐是不是经常喝咖啡?我会笑着说,不是很经常,不过很喜欢。拿起纸杯就可以离开,不需要等位子,不需要酝酿心情,匆忙时都可以慰藉自己。还有节日里推出的各式厚厚的马克杯看着也让人喜欢,这只灵气的万圣节黑猫杯,天天在公司里陪伴我。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5/12/my_sea,20060415224125.jpg[/img] 闲时看阳光灿烂,会煮上半壶,往心爱的杯子里倒一些,然后打奶泡,挤上打好的7、8分发的鲜奶油,撒上可可或者肉桂,喝得出幸福。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5/12/my_sea,20060415224159.jpg[/img] 上上个礼拜?抑或是再上个礼拜?记不清了……和老于、闹妈一起,在茶城里消磨了一下午。我是去买普洱的,老于给我的普洱喝完了。我们三个和温柔的茶艺师围着大大的茶盘,轻吟浅酌了很久,试了三种茶,喝出了一肚子的平心静气。气氛,人,茶都对,就成了缘。坐在闹妈和老于中间,也觉出了幸福。谁说幸福,都必须是同一个样子? 刚从南京出差回来的那天,就被爸妈不由分说地拖着,赶了四场应酬。一个星期在外奔波,原本就不甚理想的身体更是说不出的疲倦,还未休息,又被扔进了莫名其妙的场景。说是为了我的前途?终身?眼前是一群不认识的人,不知是真心还是假意的脸,我通红着眼睛,忍着头疼,努力维持笑容,最后回家还是落得被骂作毫无大家闺秀的风范而收场……愤怒万分,委屈万分,却无人诉说…… 于是几天后就有了啼笑皆非的所谓约会。下班后顶着大风绕了很多路找到地方,远远的看到石阶上兀然站着一个戴眼镜的男子,在那里东张西望。20分钟后,KFC里,我开始越来越想发笑。当然我没有真的笑出来,不过上帝如果这时打我们头上经过的话,他一定看见了,也一定会像动画里的人物一样脑袋后面满是黑线……眼前这张脸,我看不到生气,看不到棱角,在谈起各自的日常生活时,他居然在貌似打瞌睡的开小差……我不知道是心里预先竖起的防备还是事实的确如此,只是再一次印证了自己的内心。我真的真的已经懒得再对任何一个陌生男人微笑,再试图让他来了解我,理解我,来接纳我的喜怒哀乐,我的猫,我所热爱的一切。因为我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怯懦。如果一定要说,如果可能,我要的是个能在黄昏时帮我拉起窗帘的人,一个宽容的肩膀,一个棋逢对手的伴,是的,一个伴儿……眼前的此人不可能是,失去了锐气和锋芒的男人是可怕的,就像一堆大便一样让人厌烦。我真的累了,倦了。 星期六的夜晚,一个人提着笔记本又一次从港汇穿行而过。走不动了,在港汇门口坐下,呆呆的看着往来的车辆和行人,风很大,吹起了心底所有的记忆。 回到自家小区,经过一排垃圾桶时,照例有三两只猫猫端坐在那里,看到我过来,起身就往我裤子上蹭。蹲下身子,给他们倒好猫粮,埋头大吃时,摸着小小的脑袋,疯了似的想丫丫,心里一片野草,湿了眼眶。 摸回家,爸妈都已经靠在床上看电视,赶紧洗了澡躲进房间,关上门,泡起一杯普洱。8年的小坨茶,很香,虽然我并不太懂个中道理,可是一口一口,两遍水后,像刀一样锋利的思维变钝了,变得很钝很钝,伤不到自己了。感激的望着枣色的茶水,心终于渐渐安静了下来。 多好的普洱,或许又夹杂了两个女生的幸福,倍感温暖。想起了月,我亲爱的月月,我相识了整整五年,如姐妹,家人般的朋友。答应会和她一起做个草莓蛋糕,很多很多草莓,埋在厚厚的奶油里,然后看看谁吃到的草莓多,谁就会先得到幸福,呵呵…… 因为工作的忙碌一直没有兑现,那么,就明天吧,月,海来教你做蛋糕,很多奶油很多草莓的蛋糕。 昏天黑地的睡到很晚,梦得奇形怪状,心剧烈的跳动。喘口气坐起来,赶快收拾床铺,窗外阳光明媚,我穿着小熊睡衣,披着宜家的羊毛毯边发呆边等月来。有点糟糕的我,在等着做一件幸福的事,嘿嘿~ 月来了,带来了四大盒草莓,一整棵菠萝和3块钱一个的猕猴桃=v=……我开始手把手的教她,从称量,到分开蛋白蛋黄,到如何操作,放手让她去做,我拿着相机记录下每一个瞬间。 一个下午很快就过去了,一切都归于平静后,我开始在电脑里翻看照片。一张张都是美味的食物和月灿烂的脸,回想起临近新年时她崩溃绝望的声音和手腕上尚且看得到的淡淡伤痕,心中无限欣慰。在我拼命的努力下,她终究是回来了,并且变得勇敢,她说她不想让我失望。月,你是知道的,海会一直守护着你的,就像NANA对阿八说的那样。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5/12/my_sea,2006041522457.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5/12/my_sea,20060415224533.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5/12/my_sea,20060415224558.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5/12/my_sea,20060415224631.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5/12/my_sea,20060415224645.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5/12/my_sea,2006041522471.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5/12/my_sea,20060415224724.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5/12/my_sea,20060415224832.jpg[/img] 日子一天天继续,忙碌依旧,疲惫依旧,念想依旧。依旧和编辑争论每一个字,每一句话,依旧在下班后改稿到深夜。精力够时,安静的做点心,然后架起射灯,拍下温暖明亮的照片,细细挑选。好像一个小小的陀螺,不敢停下来……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5/12/my_sea,20060415225021.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5/12/my_sea,20060415225035.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5/12/my_sea,20060415225051.jpg[/img] 不知不觉,就写了好多,一天写一段,思维断断续续,走走停停,终于在周末完成。困了,伙伴们晚安,不管各自在经历着什么,希望大家都能笑着幸福。 P.S.又及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劫数的旅程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