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9月 2006

干净利落的核桃魔杖

昨天早上刚说了太出名的店让我有距离感,晚上就打了自己的嘴巴。 下班去静安寺买老大房的鲜肉月饼,看到马哥孛罗家小小的门面里没人就进去了。蛋糕已经全部卖光,没关系,我不是冲蛋糕来的。在店中间的桌子上发现传说中的核桃魔杖,还有好几根呢,捏捏,硬的可以打人,欣欣然。挑了一根,又帮老爸拿了包黑麦吐司,结帐19元。 今天出门前让老爸帮我切一下带路上当早饭,到中山公园时终于有了位子坐下来,开始嚼面包。咬一口,韧韧的,却很快可以随着唾液溶化;组织微呈红色,有弹性,不粘牙,微咸,微酸,混着葡萄干和核桃仁,恩恩。。。如果再加上黄糖的香气就完美了,可惜吃不出来。 不爱吃面包的我,如果要尝试,只愿意碰粗粮和朴实却香醇的吐司类制品。我在摇晃的公交车上,一片片消灭着核桃魔杖,不算无上的美味,却健康而干净利落,给了我一天开始的好心情。 想起老爸昨天问我,什么时候再做全麦提子面包给他吃,嘿嘿,等我旅行回来吧,这几个月实在忙得四脚朝天……

Posted in 拈花岁月 | 2 Comments

ready...

今天,机票订好了。 今天,假基本请好了。 今天,收到ranceGG的攻略,开始补充行程中的细节。 先这样,回头细写。 睡了。

Posted in 边走边唱 | Leave a comment

为了梦中的丽江和泸沽湖

礼拜一下班后又问了下爸爸,表弟的婚礼到底是不是打算在国庆长假举行?爸爸还是回答我不知道。我吁了一口气,不知道?都已经9月了还是不能确定,那我也不管那么多了。 为了,梦中的丽江和泸沽湖。 已经浪费了5月的一个假期,不想让10月再这样停留在城市的奢靡中,碌碌无为的度过。弟弟的婚礼,可以预想又是一个硕大排场的展示吧?因为富有的父亲,在那个小城市里有很大的脸面,独子结婚,怎能暗淡无光呢?见过弟弟娇羞的妻子,82年的女孩儿,长相甜美,总是小鸟依人搬的跟着弟弟。弟弟若说她头发盘起不好看,她会听话的把长发放下。说心里话,我挺喜欢她,至少,她的心底是纯色的一片,从高中起,她就爱着弟弟,修成正果的女子,自然珍惜幸福。 祝福他们,白头偕老。 不过,我真的要去云南了,寻找没有喧嚣的风景。然后,我才能再次积聚起勇气,继续在城市中打拼。上海这样的城市,要好好活着,需要很多种力量。 开始上网查资料,找去过的朋友要行程。昆明-丽江-中甸-梅里-泸沽湖,大理和西双版纳以后再说吧,我要去泸沽湖的猪槽船上抓云彩。 民航果然是抢钱的行业,不吓死人不罢休啊……直飞好贵,转机便宜,可居然要上下飞机三次……大哭…… 双休,功课做到晚上1点多,第二天起来继续。竟然找到这样的地方。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3/11/my_sea,20060903211620.jpg[/img] 是这个叫暴暴的北京女生开的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9/3/11/my_sea,20060903211736.jpg[/img] 暴暴在她的blog上写到: 终于辞职了。拉上小哥,在云南的泸沽湖开了一家名为天空之城的客栈。 我喜欢在路上,那冲动与凝思交织的旅程。 …… 泸沽湖的阳光,照在蓝色的天空之城的招牌上,照得我眯缝起了眼睛。打定主意要背些文具和儿童书籍去,放在暴暴的小图书馆里,让村里的摩梭孩子们借去看。 忍不住看起了暴暴的博客,原以为浪漫的世外桃源生活,竟然也这么多坎坷。很高兴她还能继续平静和坚持。 接着研究虎跳,长江第一湾,金沙江就在脚下,车程2小时,徒步5小时。徒步吧,用脚踩出的地方才会有意想不到的美景。找了其他驴友的日记来看,爸爸说虎跳很险的,那我就先壮壮胆。 下午4点30分,爸爸催我给丫丫洗澡了。站起来伸个懒腰,的确是累,难怪懒人都找旅行社了,可跟着旅行社能干吗?呵呵~~~好嘞,丫丫,妈妈来了,洗澡要乖哦。 下面还有很多事要安排,明天去请假,但愿主管不要冒烟。阿弥陀佛。

Posted in 边走边唱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