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8月 2007

西门子处半夜凉初透女烤,偶素乡下人...

礼拜六把最后一批做点心的瓶瓶罐罐搬了过去,迫不及待开动大烤箱。偶滴西门子亚,偶来乐~~~ 两个旋钮分别控制模式和温度,各么时间呢。。。使劲翻说明书,看了半天,一通乱摁,总算搞明白了东南西北。这东西属于一窍通,其他6窍立刻通的那种,液晶上都有显示。俺的烤箱终于开始加热。新的,总要空烤一下去去味道。 精致的logo,做工真好。 翻出烤箱温度计,为啥指针在30度?还死活找不到归零的地方。。。。我和猪头面面相觑。赶紧上淘宝问店家,居然不在,那咋办?这个臭猪头脑子转的倒挺快,他随便搜了家有卖这款温度计的,问人家怎么用。原来原来不用归零的,30度指示的是室温,强烈昏倒。。。严重乡下人了一回…… 驾轻就熟的打蛋白,拌面糊,这些没啥难度。开始预热烤箱,先选择保险的传统上下火功能,把温度计挂在烤箱里观察温度,我的天,爬得可真慢,本来还以为像小烤箱一样一下子就预好了呢,而且150度的实际显示在140度,只好继续调整,这一折腾就是快半小时,俺的面糊阿,千万别消泡。乡下人继续考虑,看来下次要试下快速加热功能…… 终于进炉了,10分钟后蛋糕们一只只鼓起来,相当可爱,像即将破壳的鸡蛋。 有烤箱灯真是很方便,可以随时观察情况。我准备好锡纸为防止上色过深,谁知道没用上,到出炉都维持在浅褐色,而且里外受热均匀,看来下次烤面包不需要中途翻转烤盘了。由于预热时一直达不到150度,所以一狠心放到了170度,为了防止上色过深,中途试图降温,一下子往回拨了20度,谁知道眼看着温度呼啦啦往下掉,赶紧又拨回去,待温度恢复后,一点一点降。 可怜了我的小蛋糕,被折腾死了,没僵掉算是万幸……出炉倒扣,根本不算完美,不过还不错啦,烫手的时候就迫不及待吃了一个,松软有加,好像回复到刚开始烘焙时的情景。 hoho,献丑献丑。以后的日子,有待慢慢探索,她的大肚子里装着无穷的美味哦……

Posted in 风车里的厨房 | 15 Comments

崩溃中的海

心情巨差 不想说话,打字也是憋了好一会儿才积聚了点力量,哎。   这几个月,浮躁不堪。 恋爱的甜头没尝多久,就被手术那伤口痛昏了头,不知怎么就一边哭一边答应了要嫁给猪。然后开始出入猪头家,恭恭敬敬得叫他爸爸妈妈,开始参加猪头的大家族聚会,再然后就鬼催似的开始装修房子,累死累活几个月,流掉了不知道多少眼泪,吵了不知道几回架,总算差不多了,可就是拖拖拉拉的收不了尾,不是老妈不着家,窗帘没法开工,就是书房卧室闹尘螨,这叫一个闹心。猪头那一身邋遢毛病在我几次绝望的大吼下,总算开始改观,可该收拾的还是没完没了的摊在那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家变得井井有条,可以着手布置。我也该死似的昏了头,光想着书房要桌子,可却不考虑书桌还要抽屉,电脑机箱需要搁板,又得上家具店去定做。我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非拽着猪头在msn上说这事儿,可想而知他脑袋里一边想着程序,一边往外掉我说的话,把个事情弄得颠三倒四,把我弄得火冒三丈,想把杯子给摔了…… 实在很崩溃的说,原先有条不紊的清爽日子怎么就过成这样了? 我其实是个很没用的人,经不住生活中一点大的变故,,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只要打扰了原先的平静,我就会头上凭空生出角来,见谁顶谁,最后和自己生闷气。 装修是第一大恶事,即劳命又伤财,把一个好好的淑女几乎要逼成恶婆娘,还连累我几个月都碰不了烤箱,苍天啊,不能做点心,这日子到底该怎么过啊!我该怎么慰藉自己呀! 结婚是第二大恶事,让我离开熟悉的一切,去适应和另外一个原本毫不相干的人一起生活,前路茫茫。一想到不久以后要离开我的房间,我的小床;听不到丫丫亲昵的呼噜声;早上再也没有爸爸爬起来给我准备早饭和中午的便当……我着实抓狂。偏偏猪头还根本不懂我心情的一个劲催我快点搬过去,把证领了,简直让人无法忍受。这和爱情无关,我只是个极其眷恋的小猫,无法想象新的生活该如何迈出步伐,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婚前恐惧症?没来由想念那些了无牵挂的日子,我的人性里好多弱点…… 猪其实是只不错的猪,尽管时不时脑子搭僵,思维短路,臭脾气发发,让人小绝望一下,可他至少拿我当回事。其实真不想对他发火,每次自己内伤,可为啥这日子能生出那么多破事来?这种心浮气躁的日子哪天是个头呢……   好吧,抖抖毛,振作一下,是不是明天会更好?

Posted in 拈花岁月 | 1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