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9月 2007

小肉圆 step by step

到大学毕业前,老爸都是家里的大厨,过年做小肉圆,做狮子头都是他的活。我从小就站在炉灶前看他做,就这么看了十几年,老爸教我汆肉圆要冷水、小火都记在心里。上礼拜整个人累得身心疲惫,走路能都睡着……于是多请了天假在家休息,正好帮猪头加餐。第一回做,还蛮有模样。 磨蹭到这礼拜才弄照片,实在太忙。刚才往上加文字说明的时候,老爸站在身边看,他相当不甘心的说,把我技术都偷去了,怪不得我现在烧菜越来越难吃... 哈哈,老爸,这可怪不得我。

Posted in 风车里的厨房 | 5 Comments

全麦蔓越莓面包(汤种)-大烤箱版

全麦+蔓越莓,呵呵,临时起意的面包,实在厌烦了巴黎贝甜的土司,没奶味,没香味,没有麦子的清香。好了,现在又可以自己做了。 本来是要放葡萄干的,一看已经用光光了,转念想起蔓越莓干,看来囤原料也是有好处的,哈哈。营养丰富的蔓越莓,强壮血管,降血脂,更重要的是嚼在嘴里那一丝不经意的酸味,意韵悠长。 把方子里的白砂糖换成了黄糖,我中意全麦和黄糖的搭配,原始又乡村。 配方后补,估计被丫丫叼到角落去了,嘿嘿。。。 看下主要的三种原料:全麦面包(含麸皮),黄糖,汤种。 初次发酵后,分割成两团,静置15分钟后再进行第二次发酵。 懒得撒面粉,喷点水就进烤箱了,出来两个大家伙。嘿嘿 朋友一份,爸爸一份,奶奶一份,我就着边角料和牛奶吃了顿晚饭,越嚼越香。 BS猪头,说酸的,难吃,不吃拉倒。。。爸爸第二天和我说,下次再做点吧?好吃呢……

Posted in 风车里的厨房 | 4 Comments

念念碎

7点钟才离开公司,原本以为半小时就能走完的检查流程,却花了足足1个多小时。看来坐我旁边的那位真的是新人啊,写作完全不到位,该注意的都没有注意,我放弃休息写下的那一大堆修改意见希望她能认真看,希望对她能有所帮助。毕竟我们是一个团队的伙伴,毕竟这是ivy暗暗托付给我的事。 我真的,非常想念ivy,和她朝夕相处的这一年多里,她的严谨,她的慎重,她的周全,她的耐心,她的聪颖,给我了相当大的影响和帮助,让我逐渐改掉或者说收敛了一些坏毛病,并迅速激发潜能。因为谁没有进取心,谁想落后呢? 写作里的相互检查流程,原本是是因为主管临时缺席,为了赶进度保证写作质量而不得已采取的。Ivy却把它保留了下来,贯彻在每一个城市的写作中,我和她因此获益良多。虽然她现在远在北京分部,可靠着这些修改意见的往来,我仿佛能感觉到她依然坐在我身边。如果换作我,当初一定不可能坚持下来,可她却做到了,现在另一个受益者不是又出现了么。 和她在一组,累点都愿意。我现在唯希望能彼此长久共事下去,继续提高自己。 回家的路上在想,晚上要写点什么。写什么呢?这平平凡凡,絮絮叨叨的日子。猪还在公司奋斗,昨天一个人完成家里地板打蜡的壮举后,关照他今晚回家要把地板再抹一遍,现在看来又泡汤了。算了,明天他要是还加班,我去抹吧,实在累了就睡在那儿,就是可怜了我的乖丫丫又等不着妈妈回家了。老妈说,丫丫看不到我嘴上不说什么,可睡不踏实,跳上跳下的。丫丫,妈妈要是以后搬去和爸爸一起住了,你该怎么办呢?会想我么?你看你都给外婆惯得没边了,要是跟妈妈过去,我们都上班了还不寂寞死你,渴死你。你真是个讨债的猪头猫。 新房的窗帘,老妈快完工了,这几天缝纫机夜以继日的嗡嗡响,我离开家的日子也夜以继日的靠近。心里真的五味杂陈,我果真要嫁人了么?那么那些一个人光脚踩在地板上,喝水看蓝天的日子真的不会再回来了么?我以后要打扫,要做饭,天哪,我可不想变成欧巴桑。猪会乖乖听我的话么? 咳咳,最近说话京味儿十足,都是写北京给闹的……我都不像上海女生了。 快要尘埃落定了吧?我的饮料书真的得开始准备了,日子过起来飞快,不和时间赛跑,那可什么都抓不住了。我有点抓狂,也有点害怕,上本烘焙日记赶稿的那段生不如死的日子还心有余悸呢,这怎么又要开始了?这次该以什么为主线呢?我依然只想写自己的美食书,而不是教科书。或者我可以把和猪的这段历程写下来,然后以公主终于嫁人了作为大团圆结局?好俗啊!哈哈!会有人要看么? 加油吧,好孩子,期待新的旅程。

Posted in 拈花岁月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