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1月 2008

文字强奸

上海 雪后初晴的美好下午 就这么被强奸了 《2008年中国餐馆指南》书稿返回 中国旅游出版社 所在地 北京 广州、深圳、珠海、香港,餐馆简介的粤语用词遭全面封莫道不消魂杀; 上海,沪语用词全军覆没; MM、口感很Q,不知道什么意思,被圈出; pizza,这种小学生都认识的英文被圈出; tapas,于是更加不认识…… 更有甚者 四大天王之一的黎明,名字前面被硬生生加了个“香港歌唱家”; 瑶柱,后加一括号注释,蚌壳内的圆柱形物体; 世纪联华,被打上问号; 提子,被改成葡萄; 杭州的西湖春天,就因为提到了港式点心,菜系被从“粤菜”改成“香港”; 砂锅,被改成“沙锅”…… 书稿修订至一半,几乎要呕血而亡。 我们的书,原本就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出版物,城市的语言特色乃一大亮点;生活化,口语化乃亲近读者之本,在语句通顺,语法无误的情况下,为何定要变得中规中矩,索然无味? 歌唱家,据我所知,须德艺双馨,成就无数方可取得此称号,黎明何德何能?再说,大概就你不认识黎明,黎天王。 瑶柱,如此美妙的词,为何就成了如何可憎的面目? 世纪联华是家超市,广大老百姓都知道吧?感情您从不出门吧? 提子和葡萄之所以这么写,是因为两者的区别。 香港毗邻广东,自古生活饮食起居同出一宗,我怎么不知道世界上还有“香港”这个菜系? 可以了,我写不下去了…… 老人家,我不怀疑你的学术精神,研究态度,但是在与时俱进的时代前提下,闭门造车只会让自己被人取笑,而不是尊敬。 而且,还拿这个来强奸我,就是恶劣了。 不吐不快,不吐不快!!!!

Posted in 拈花岁月 | 7 Comments

补提拉米苏的方子

(方子改自Jane的提拉米苏) Mascarpone cheese糊材料 1、马萨卡彭(Mascarpone cheese) 250g 2、4个大鸡蛋的蛋黄,约70g 3、白砂糖50g(感觉可以再减5克) 4、Marsala 90ml(我用了等量的kuhlua咖啡酒,也可以用Rum,如果你喜欢的话)  5、鲜奶油280ml 6、esprosso200ml(没有条件取得蒸馏咖啡的,可以用速溶咖啡+200ml的滚水代替,苦淡程度自行掌握。)  做法: 1、煮/泡咖啡,冷却后备用。打发鲜奶油至7分发置于冰箱冷藏备用。 2、混合蛋黄和糖,隔40度热水打发至蛋黄发白(这样可以将蛋黄杀菌,这是从Jane那里学到达~) 3、将marscarpone cheese隔热水软化,用蛋抽搅打至光滑的奶油状。 4、将2加入3,用蛋抽打匀,再加入1中的鲜奶油,同样搅打均匀,此为做好的Mascarpone cheese糊。 5、将手指饼的两面都均匀地刷上咖啡和酒(用刷的比较好掌握浸润程度,手指饼不能太过湿烂),铺一层在容器底部,倒入一层的cheese糊,再铺一层手指饼,再倒一层cheese糊,放入冰箱冷藏过夜。 6、次日,均匀的撒上一层可可粉即可开吃。如果喜欢吃酒味浓郁些的,在冰箱里多放一天就行。

Posted in 风车里的厨房 | 4 Comments

被激怒的first tiramisu

My first tiramisu 相信嘛... 我记得有在书里写到过,尊重每一款点心,就是尊重每一个传统,尊重每一段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故事。 3年了,目睹论坛上一次又一次tiramisu的旋风 3年来,看过无数个tiramisu的方子 我知道Mascarpone很贵,我知道Marsala也很贵。3年前,家庭烘焙远不如现在普及,食材自然也无从寻找。即使有,也是在进口超市高高的货架上,遥不可及。对于工作不久的我来说,是太奢侈的事情。 我不愿意用cream cheese来糊弄自己,那种顺滑和醇香,不是它能营造出的。于是就搁至今日。 起因大概是因为Starbucks 猪头是S家的忠实簇拥,大杯拿铁就是他心目中好咖啡的标准。甚至在office搬家前夕,因为新的写字楼里没有starbucks,他能连发几封mail去S家总部要求设连锁店,结果真的给他心想事成了…… S家的tiramisu一直被猪头盛赞,有段日子三天两头去买来吃,一边吃还一边说你啥时候能做到这么好吃就好了。 终于,彻底把我给激怒了。 S家的甜点是外包的,有专门的供应商,我实在不觉得那种流水线产品味道会有多么的空前绝后,再说,他中间偷懒用了可可味的海绵蛋糕呀,不是手指饼呀大哥~~~ 我愤恨地说,好,我做,要是味道比S好,你只许看不许吃。 快速上taobao寻找相熟的卖家,500克意大利原产Mascarpone70元买下,大不了我整一堆出来分给同事吃。Marsala的希望几乎为零,不过家里有我挚爱的KAHLUA。 2008年1月1日,开工! 具体的过程就不多写了,网路上铺天盖地到处都是,随便一搜挑个自己中意的就行。如果实在要,留言吧,我放上来。一直喜欢把方子随手涂在废纸片上。。。找起来要点功夫。 建议做好后,隔两夜再吃,那时候酒香孕育到刚好。 手指饼重点推荐一下,方子来自于蓝带的西点基础,成品不软不硬,吸湿性极好。怨不得我因为这个方子...去把蓝带的两本西点基础都败了回来,嘿嘿,经典就是经典。 手指饼(lady's finger) 蛋白4个 蛋黄4个 低粉125克 细砂糖125克 匀出40克糖和蛋黄混合,搅打至鹅黄色粘稠状。 剩余的糖加入蛋白,打至接近干性发泡的状态。因为糖量大,所以蛋白霜呈现极粘稠的状态,弹性很好,建议不要打得太硬。 把打好的蛋黄和蛋白霜混合,分两次筛入低粉,大幅度翻拌至均匀。 把面糊放入裱花袋,烤盘上铺高温布或者油纸,间隔挤出手指状面糊。留出一定的间距,小饼们会胖的。 烤箱预热,210度,10-15分钟,变成金黄色即可。 看吧...小饼们在烤箱里胖乎乎的可爱模样,忍不住拍了张。 取出放凉,单独来一张。表面上的那些气孔就是用来吸咖啡和KAHLUA酒的哦~~ 手指甲裂了...缠的邦迪... 我爱的KAHLUA咖啡酒 加入鲜奶油和蛋黄后,打好的cheese糊,我喜欢用蛋抽搅打。很顺滑的样子,又忍不住,拍一张~ 把柜子翻了底朝天,动用各种各样的杯子和碗,我又开始玩了。每一次做点心都不是为了自己吃,到底玩心太重…… S家的杯子我是喜欢的,猪头晓得我的癖好,每年的圣诞礼物都是杯子。 这只糖果杯很mini,口径大约4cm吧,大个的那个是我office的水杯。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风车里的厨房 | 1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