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2月 2008

冷菜五小福之 皮蛋豆腐

自幼随了外公,爱豆腐如命,从外婆的盐卤豆腐吃到现在的内酯豆腐,就算天天出现在饭桌上都吃不厌。 小时候讨厌皮蛋,觉得有股说不出的怪味,似臭非臭,只肯吃皮,芯子一律塞给老爸。不想某天也不晓得哪根筋搭错了,觉得皮蛋从皮到芯有种说不出的香,酱麻油拌拌,一碗泡饭瞬间下肚。 从此开始了热爱皮蛋豆腐的日子,去餐馆必点。再平凡不过的家常菜,却很少有地方做得出色,最可恨的是直接把盐和味精洒在表面,吃完喉死个人…… 恼火下于是自己摆弄,到今日已经出落得只要吃过,必说好。要说道道,其实是有一些的~ 豆腐要软,但不能出太多水,所以普通的内酯豆腐不行,要绢豆腐,超市里通常方盒子装的那种。 皮蛋,以松花皮,有少许黑色溏心的为好,黄色芯和黑色硬心的都没有那个香,个人意见哈。 酱油要鲜酱油,或者鲜味汁,没老抽那么色重,也没生抽那么咸,却带了鲜味。 醋,最好用米醋,香醋或者陈醋颜色太深。 麻油一定要,大大提香。辣油看各人喜欢。 香菜也是我的命,一定要。 先调汁:三勺鲜酱油、大半勺米醋、小半勺糖搅拌,然后搁置一下再搅搅,到糖溶化。这里的勺指的是我们喝汤用的瓷调羹。上海人的桌上菜,糖是重要的调味品,没有糖便少了一味鲜。 接着就好办了,1盒绢豆腐划成片,扣入盘中,皮蛋切丁,分别摆放好,浇上调好的汁;淋上麻油和辣油;最后撒上切细的香菜。如果喜欢的话还可以撒上福建肉松和榨菜丁。 五小福之一的皮蛋豆腐,出场。

Posted in 风车里的厨房 | 7 Comments

生磨黑芝麻糊

饮品,既能饮且可品,谓之饮品。 本来是要发新年冷菜集锦的,奈何实在按捺不住....改发这张照片,实在太喜欢了,阳光下的草莓花园,草莓花园上的黑芝麻糊,升腾起的温情。 礼拜六晚上做杨枝甘露,拍到披头散发一张都不满意,没灵感,照片就毫无生气。赌气炒完第二天要用的黑芝麻和米,洗澡上帘卷西风床,边思索构图,边就进入了梦乡。 礼拜天,眼睛睁开也不知道几点,只看见满眼阳光,想要穿透厚厚的窗帘而过,立刻从被窝里一跃而起,牙不刷脸不洗,搬起两张凳子,加一块小花园的门板,快速选好背景布,选好餐具就开拍了。 天上云很厚,太阳和我躲猫猫,抓紧一切机会按动快门,死气沉沉的杨枝甘露终于灵动了起来。然后马不停蹄磨芝麻,熬芝麻糊,快速思考下,抓起最简洁的白瓷碗,抓起礼拜五刚送到的草莓花园布,用纸巾整理芝麻糊的边缘,蹲在碗前,一手搅芝麻糊,一手拿相机,不停拍,不停拍。。。。。我所有的梦想,我想带给大家的幸福,在阳光中上旋,我大概是疯了。。。。 爱死这张芝麻糊,在草莓的花园中歌唱,那么细滑,仿佛能闻到香甜。提前送给大家。。。。现在连我自己都无比期待这本书了

Posted in 风车里的厨房 | 5 Comments

谜底

答案是~~~~~毛豆!就是黄豆(大豆)还未老的时候,是绿色的。 北方,应该叫青豆。 绿豆浆的正解是绿色的豆子磨的豆浆,不是绿豆磨的豆浆,嘿嘿。 朵儿、兰若、波子 、薄荷清咖 、筱婧都答对啦!麦子因为是第一位来客也有赠书。等出版后,答对的JJ们记得把联系地址短我哦~~

Posted in 拈花岁月 | 10 Comments

石锅拌饭

史上最难看的照片诞生了,大家BS我吧..... 我恨白炽灯,出来颜色咋这么难看....55555 石锅坐了很久的冷板凳,要不是猪头这两天吵着要吃石锅拌饭,我还真想不起来用。石锅拌饭...猪头的最爱,每次去韩国店必点无疑。说起来20几块钱一份,实在不便宜,还不如自己做。 石锅买来要先用盐水泡,一晚上或者一礼拜都可以,只要水不臭掉就行。盐水泡过的石锅,遇火不容易裂开。用的时候记得不要开大火、猛火,就和用砂锅一个道理。 饭呢,电饭锅里先煮好,要稍硬一点,因为盖料里的汁水会让饭变软。 盖料,也就是放在上面的菜,就地取料,有什么放什么,加少许盐该炒的炒,该烫的烫。我放了菠菜、胡萝卜、肉末、金针菇。 准备盖料的时候,另一边的灶头可以开始先加工米饭。在石锅内壁抹一层油,这样可以产生一层脆脆的锅巴。把已经煮熟的饭盛进石锅,中小火加热5-10分钟,听到滋滋声连续不断且比较大声时就差不多了。 把菜料排在饭上,再煎一个单面熟的鸡蛋。然后趁热用地球人都知道的韩国辣酱一拌就好啦。 绿豆浆的谜语JMS继续,正月十月元宵佳节我来敲锣哈,嘿嘿。

Posted in 风车里的厨房 | 8 Comments

第二个情人节

今天情人节 办公室里空得异常迅速,通常晚走的同事也都悄无声息的离开。 我和往常一样收尾一天的工作,优哉的打字,优哉的收拾包包。主管大惊失色的问,你怎么还不走?我说不着急,我又没有约会。怎么?XX没约你?我淡定地说,没有啦,有啥好约的。 爱情,该你的就是你的,不会因为情人节变得更真实,也不会因为疯狂涨价的玫瑰变得更多彩。我在msn上对猪头说,么一下,情人节快乐。   整个新年都和猪头在一起,该回家和爸妈墨迹两天了,还有丫丫,妈妈好想你啦!照例在百联下车,贝甜的蒜香法棍卖光了,要么,去特力屋逛一圈吧。 百联的露天广场上人影双双,男生们一脸呵护的表情,女生们捧着玫瑰巧笑嫣然。我把手插在大衣兜里,摇晃着身体慢慢踱步,猪头在干什么呢,也不知道下班了没。一个人逛店,却一点儿都不孤单,我微笑着望了望夜空,有句话说得真对,爱对了人,每天都是情人节。   特力屋的碗筷杯碟货架呼啦一下展现在眼前,我立刻变成了只挪不动步子的老鼠,面对满屋子大米不知道从何下口。我不断回忆着电脑上的饮品目录,仔细审视每一款器皿,想象饮料做成的颜色、模样,哪些杯碟适合相配,并且容易拍出效果,挑剔的检查看中的款式是否有瑕疵。东西不便宜,是真的,但有什么关系。不是有年终奖和刚拿的稿费么,我还完全没有奖励过自己呢。 6个杯子…不能再拿了,收敛一下,小心地提着篮子去付账,然后心满意足的往外走。我是个完全的梦想疯子,如果说《西点公主》是个半圆,那么这本尚未出世的饮品书就是另半个圆,我找不出任何理由不让他们合上。   夜晚的空气越来越冷,公车站上多的是囊中羞涩的小情侣,mm们钻在男生怀里,就算不好太奢侈打车回家,但有美好的爱情,足够取暖。我掂着脚尖站在人行道的边沿,从何时起开始在也不怕过情人节了?好像一个人的日子还在之前不远处,为什么看起来却很模糊。猪头完全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但却给了我数不清的关心和平凡的温情,我在他面前完全不用隐藏,率性而真。   说来也好笑,其实早就想写一写领证后的日子,每每有感动时,还未来得及变成文字,猪头已然把我惹火,所有的柔情立马变成怒火,如此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又或者,是我还没有足够的信心来面对今后长久的岁月,于是,作罢至今。 今天,倾泻而出,不可收拾。猪头,真的超级讨厌,他不打扫屋子,他不叠被子,他把笔记本的线弄得一团糟,他把茶几弄得到处油迹,他在沙发里藏饮料,他经常把衣服扔得如同败兵撤退,他经常把枕巾睡到屁股下面,他经常把地砖上弄得水迹斑斑,他抽烟,他脚臭得要死……他的劣迹简直罄竹难书。猪头,他也真有意思,他总是怪话连天,笑话不断,搞怪动作一个接一个,他总是给我起各种各样的绰号,他总能在我火冒三丈时忍气吞声,好言相劝,他宠我,他了解我的孩子气,他知道我的梦想,他会在我拍作品时帮我打反光板,他说虽然宝宝很凶,但他很爱她。 昨日,我忙忙碌碌一整天,邋遢至极的问他,嫌不嫌我的丑样子。他说,不咸,甜的。我气昏,不过却丝毫不担心我的不修边幅有任何不妥。似乎以前,曾经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时,需要时时计较,时时烦恼,因为他会很自然地说,你今天很难看,我不喜欢。 呵呵,我和猪头,我是他的糟糠妻、煮饭婆、钟点工,他是我的猪头公、洗碗机、出气筒兼快递员和猫爬架。我们要在一起过很久很久,天天早上挂着眼屎亲吻,直到老得走不动,哪儿都去不了。   第二个不孤单的情人节,有你,有我,有爸爸,有妈妈,有丫丫,还有我未完成的饮品书。我很幸福,勺子碰锅沿中平凡至极的幸福。 五月,我将要做你最美的新娘。   送光临的亲们每人一杯绿豆浆,健康减肥养颜哦。谁能猜得出原料?答对了等新书出版有赠送哦,嗯,就到元宵节截至,公布答案吧,咔咔,海不会食言的。

Posted in 拈花岁月 | 2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