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6月 2009

凉拌菜之——皮蛋豆腐花

  恶半夜凉初透搞一下,把皮蛋豆腐改成皮蛋豆腐花,其实就是变个形状而已。。。。因为,想给饭桌上加个菜,冰箱里正好有一包豆浆。 很乖的海,痛苦的把方子码出来了 1、1-2克葡萄糖内酯用一点点凉开水化开调匀。 2、煮开400ml浓豆浆,关火后把调好的内酯倒入豆浆中,用勺子搅一搅,盖上锅盖静置5分钟豆浆就会凝固成嫩豆腐。等豆腐凉的空隙,可以准备其他材料。 3、黄瓜洗净后切薄片,一片叠一片排好,用刀把一侧切成直线(便于黄瓜片能够立在盘子里),在盘中摆出形状。舀出豆腐,像豆腐花那样随意摆在黄瓜中间,上面摆一些皮蛋粒。 4、用一般调料罐配备的小勺,取半勺盐、2-3勺糖、小半勺鸡精;再用喝汤的汤勺取大半勺鲜味汁,2-3凉拌醋(或米醋),调匀,倒在豆花上,最后淋上麻油(或辣油),点缀一些香菜。    上海的同学应该都晓得“清美”吧,他们家的豆浆质量蛮ok的。做成的豆腐花要硬一点,所以内酯多放一点,毕竟不是早饭吃的豆腐花,那个太水了。 做好的豆腐~~真是超简单。。。   说话那个黄瓜。。其实我是想摆成一圈的,可是怎么都不听话,真想用钉书机订起来最后只好摆成这个形状。。。 拍出来才发觉颜色素过头了,不过在大暑天看起来很清爽,反正最后都消灭光了。 上一张以前做过的皮蛋豆腐,很哈这个,经常整~~

Posted in 风车里的厨房 | Tagged , , , , | 13 Comments

盛夏的礼物——樱桃百里香果酱

500)this.style.width='500px';">   周末,上海正式入梅,一年中最恐怖的时节来临.....我阿Q的和小古说,全当蒸桑拿美白+减肥吧... 我抬头看着雾蒙蒙的天空,太阳看似软弱无力,实则威力无比,树叶静止不语,连风都懒得动。上海的盛夏,终于来了。   猪头去拜访同事,我盘腿坐在沙发上边看神奇宝贝,边捧着一脸盆樱桃用小刀逐个剖开去核,苦干半小时,只消灭了1/4,挨着沙发的PG倒出了一圈汗,这天气居然已经热到孵在空调间里也会出汗的地步。颓丧一下,继续直起腰来,奋斗眼前这堆破樱桃。 2个小时过去,还剩3、40颗的样子,偶头昏脑涨的爬起来,光脚跑到厨房,跑800米快死的感觉又出现了。。。。囧,不管怎么样,坚持就是胜利呗,站着大概能精神些。终于一刻钟后,我打开水龙头使劲冲洗黏嗒嗒的手,指甲都被染上黄黄的颜色,恶心死鸟,用百洁布拼命擦,下次说什么也要戴上手套。     从抽屉里拖出一包白糖,边倒边用大勺子搅拌樱桃们,然后去窗台上剪了一小把百里香下来,挑出比较嫩的叶子,洗干净,剪成小段。 猪头回来了,满头大汗,看得我心烦意乱,赶紧把他驱逐去冲凉,偶从冰箱里找了个粽子出来煮,随便吃点吧,没啥胃口的说。探头看看樱桃,酒红色的汁液慢慢多了起来,抄起大勺子又拌了一下。   深夜11点,汁液终于达到满意的程度,端上炉子,点火ing...倒半罐麦芽糖,煮开后小心撇去一大层浮沫,把小香扔进去,搅拌,清香无比的味道灌满整个厨房,猪头在客厅大叫,小宝,你在烧肉啊?什么东西这么香?我回喊,熬果酱啊~~ 真是热阿,汗如雨下,转小火后赶紧逃了出来。。。。隔一会儿就去看看、搅搅,粽子都消化掉了。 仔细尝尝味道,恩,先甜后小酸再清甜,不用加柠檬汁了看来,多了小香,真是增色不少,试验算是小成功了吧~ 咕嘟许久,终于好了,就算在节能灯下,也是晶莹剔透的说。装瓶,下周给预订的MM寄去。开开心心去洗澡,身上粘得不像话了。   500)this.style.width='500px';">   礼拜天,一觉睡到10点,赶紧把自己留的一点果酱拿出来拍照,急匆匆按了几张,就出门奔去老爸家汇合了。说好要带丫丫去医院洗牙,希望能控制一下口腔溃疡啊... 在申生等验血报告的时候来了一只奇凶无比的黑咪咪,3、4个医生一起上都按不住,送走后,每个人都进来摸摸丫丫的脑袋说,还是你最乖,都像你这样我们就不用头疼了。丫丫很镇定的看着大家,其实偶知道...她的脚底板偷偷出着汗呢...紧张的 之后的麻人比黄花瘦醉,洗牙一切顺利,等丫丫醒过来花了半个多小时吧,蛮争气的。装进猫包回家,看着天色慢慢变暗,马上要有雷雨的样子,我只好和老爸说再见,丫丫朝我咪呜了两声,我亲了亲她的脑袋。 紧赶慢赶得奔向自己家,刚拉开楼道的铁门,大雨哗啦啦倒下来了,才才。。。。。   还真是忙碌的周末呢。 09年的盛夏,我得到了第一份礼物,我用香甜对你说,你好。

Posted in 风车里的厨房 | Tagged , | 8 Comments

凉拌菜之——蒜香茄子

  今天上海热得要命,要不是早上有冰拿铁开路,估计我连早饭也吃不下去。难怪了凉拌菜大行其道,连下班回家的路上想买份夫妻肺片,料都所剩无几,被抢一空啦。。。。   凉拌手撕茄子,是我家夏天桌头最常出现的一道小菜。一煮一拌,10分钟搞定,往冰箱里一塞,开饭时吃起来正凉爽,次次都最先被清空。 这菜。。。大概没人不会做吧,被一个小mm缠着一定要写出方子,只好硬着头皮上,世界上最痛苦的事之一莫过于要把中餐配方精确化,同意的姐妹们举手我看看。。。 1、4-5条细长的紫茄子,洗净;一瓣蒜去皮后切末。 2、烧开一些水,把长茄子掰断,投入开水中煮5分钟左右,取出用凉开水冲洗片刻,不烫手后撕成条状。 3、用一般调料罐配备的小勺,取半勺盐、2-3勺糖、小半勺鸡精;再用喝汤的汤勺取大半勺鲜味汁,2-3勺凉拌醋(或米醋),调匀,倒入茄子中。 4、撒上蒜末、淋上少许麻油,拌匀即可。   菜完了,再说点废话好了。 阿丝这妞明天起程去泰国度假啦,月底回来。所以铺子这10天处于半歇业状态,不补货、不上新,也不发货,反正铺子基本快卖空了,也没啥好发的。果酱因为是我这边发出的,所以小作坊照常开业,近期一些试验成功的新果酱会陆续上架奥~海最近掉果酱坑里了,感觉这个世界前所未有的奇妙,小兴奋的说。 等阿丝回来,前段时间订的好东西基本也都该到了,铺子会重新饱起来滴。   关于团购的那摊事,海已经把最近情况更新在铺子公告里了,有空的话就去看两眼。海外订购,看不见也够不着,联系起来真是烦上加烦。我和阿丝为了帮大家订到所需要的东西,尽了最大的努力,一旦有缺货之类的突发状况,谁都没法预见。订购的mm们有任何问题,希望能和我们好好沟通,不然同样的事情多了,我真的会郁闷的。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团购,赚的钱还没我半个月工资多,搭上的心力却无法计数,在这里面我应该是最急的一个人。 今天,非常谢谢丸子和smowkiss,海一定会努力保持最佳状态哈~~~   废话一箩筐。。。拖着偶的泰迪公仔上帘卷西风床看电视去啦~~ 闪人前再放一张,这次的茄子凹够造型了。。。。  

Posted in 风车里的厨房 | Tagged , , , | 18 Comments

再见啰,桑椹季。

  这篇笔记起码晚了半个月,hoho~~~ 今朝喜怒参半,喜是俺的饮品书终于进入美工阶段,该我的工作全部清掉了,多日来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无事看来真的能一身轻,乐得我一蹦都三丈高。怒的是淘宝的白痴们,说我展示在店里的订单是广告,强行下架,还得了个莫名其妙的处罚。。。。真不知道那个烂规则是怎么制定出来的,自家地盘一不宣扬,二不扰乱市场,算哪门子广告?有时间多管管旺旺上发垃圾消息的那些人吧,每回一开淘宝一堆破烂,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言归正传,还是说桑椹。 今年第一次看到桑椹是在淮海路百盛,小小一盒200克都不到就要24块钱,吓我一大跳。后来大街上开始出现挑担的小贩,水果店也卖开了,虽然不至于有百盛那么贵,但也着实不便宜呵,爸爸说以前没人要的东西现在都成宝了,我笑着对猪头说咱们再去鼓浪屿上捡点儿吃吧~ 问过水果店老板,说也就一个月不到的季节,很快就没了。想了想去年貌似毫无作为,今年不能白白浪费啦。留下这种短季水果最好的办法就是熬成果酱,断档的时候拿出来涂面包做点心美死人的~~   今年真是有够疯狂,熬了好多好多果酱。先是5.1小假接了一群馋猫的订单,整整三天都在和水果果酱战斗,恢复上班后的那天浑身痛的,像被人打过一样。 之后草莓很快下市了,趁着桑椹正美好,下班后一小批一小批地熬,拿去铺子里出售,买到的mm们基本都很喜欢的样子,我也很开心。 手工果酱这活儿,一点都不难,难的是费时费力,而且产出率很低。想想吧,一颗颗的果子要去蒂、清洗,接着可能要切块或打茸,然后用糖腌制,最后狂挤柠檬汁,站在锅前看着咕嘟咕嘟几小时,一边还要不时地搅搅。因为大果粒的关系,真材实料,不可能像市场里贩售的全是浆糊弄人,基本2斤水果才能熬成一斤果酱。这些实打实的成本,拿给果酱厂看估计立马就疯了...   具体配方我没仔细称量过,等下看图就知道我根本无暇顾及什么配方,看看尝尝就ok了。果酱的基础配料不外乎水果、糖、麦芽糖和柠檬,糖负责析出果汁、防腐;麦芽糖负责增色、增稠;柠檬榨汁,负责调味、增色、防腐。至于用量多少,以及各种水果的组合,就看各人的口味和智慧啦。提醒一句,糖不可以一味减少,一来糖量太少果酱就少了天然的防腐屏障,二来大部分水果加热后会变得很酸很酸,没有糖你会被酸死的。   5.1的战场,堆了大半个阳台,很多很多桑椹,很大一篮子草莓。我哪里还管得了什么配方呢。。。。     熬时候一定要用耐酸的锅,不锈钢啊,搪瓷啊都可以,千万别用铁的或者铝的哦~ 满满一大锅。。。。- -|||   小家碧玉的拍一张,收进冰箱,慢慢吃,慢慢用~~~没有什么能比充满心意和汗水的手工产品更让人感到幸福的了,期待明年再见哦~~

Posted in 风车里的厨房 | Tagged , , | 11 Comments

和照片有关的事

500)this.style.width='500px';">   这篇文,都不知该如何下笔。写到哪里算哪里吧... 上周有相熟的mm跑来告诉我,又有人继续不打招呼拿了我的照片,并且很恶劣的用PS擦了我的blog签名。这事,数月前已经发生过一次,由于自己的生性懒散与世无争,轻言几句也就罢了,之后一直都没再关心过。谁知没过多久,又来了...哪天才是个头啊!   在家里,猪头知道,有两样是我的禁忌,一个是不能随便进西点室,一个是不能随便碰我的相机。他们,差不多是我的命根子。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发不可收拾得爱上摄影。如果单单只是镜头,那不过是一堆金属与玻璃的混合体,但当你爱上镜头后的事物,那么镜头就不再只是冰冷的光学产品,而成为岁月的见证。   选择P家,是偶然,也不是偶然。在这个电器商城都能买到nikoncanon的年头,在满大街人都背这两个牌子的年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pentax的样片,那么绚烂,那么通透,带着柔和的光感,机身外型又非常小巧。试着在网上寻找相关讯息,凭着曾经玩过一些半专业DC的那点皮毛,蛮艰难的一点点读那些和天书差不多的技术测评。样片越看越多,倾向也日渐明晰。虽然PS无所不能,但如果一架相机能拍出几乎无需PS的照片,那就真的很棒。再加上P家深厚的光学传统和甘于寂寞、敢于坚持的勇敢,最终打动了我。 于是,亲爱的小P,从05年背着去新疆开始,我用他记录生活,记录行走,记录爱情,记录美食,一转眼已经第四个年头。1万多张大像素照片把我的笔记本塞得越来越慢,但我依然乐此不疲的拍呀拍呀,因为,端起相机的那一刻,我能听见自己呼吸的声音。   拍照(咱不说摄影)是件苦差事,这在我写《西点公主烘焙日记》时,就深有体会。那会儿还处于刚拿到相机没多久的初级菜鸟阶段,对于光线、布景、道具没那么龟毛,再说手边也没有太多资源,只是乐此不疲的追求浅景深效果,突出主体。可就算这样,每次点心做好后的拍摄都能把我累得吐血,好死不死的我还特别喜欢用M档全手动,即便对细节不那么讲究,不同光圈快门的组合就够我受得了,待到导出一大堆照片,有80%,甚至一张都不满意的时候,想死的心都有。   渐渐的,当我和相机配合得越来越好,当我拥有了一支支得力的镜头,当我对各种细节越来越敏感的时候,拍照依然是件“痛苦”的事。因为我不再是菜鸟,我可以闭着眼睛告诉你机身上的某个按键代表什么,理所当然对照片的要求也更高。我变本加厉的收集各种餐具,以淘杂货为乐,一有空就趴在淘宝上寻找合适的拍摄背景,抱回一大摞零布一烫就是一下午,晾干后再卷起来,小心翼翼的收进衣橱里,谁都不让碰。可这些,距离拍出一张好照片只不过前进了1/3而已,这一点,在我写饮品书时,被刺激了无数次,成为深入骨髓的“恐惧”。   当你有强烈的渴望想以最美的画面记录下你亲手出品之时,你的脑袋就必须立马变成一台高速运转的机器。室内光线如何,室外光线如何,哪个方向的光线最能表现出食物的质感。该选用什么样的餐具,什么质地,什么色泽,最能衬托出食物的美。那几大卷布里,哪块才是最适合的?还是要摆在木头台面上拍?抽屉里那些零零碎碎的叉勺、道具,哪把最配?哪个最好?然后,你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将它们组合出最满意的样子。一次就成功,无疑是最幸福的。万一失败,我一定会把东西留着重拍,如果不幸食物氧化变色或者坏掉,那就只能咬牙切齿一切重来。重来这种事情,我已经不记得干过几回了...   在此,向中式美博的主人们致敬。中餐,实在太难伺候。除非我看准光线铁定了心要拍下它,除非旁边没有人等着吃饭,否则我想不出有啥办法能在下班后昏暗的烟熏火燎下,家人的催促声中,气定神闲的拍出一张好照片。   其实按快门,多半还在于快感,迷恋机械快门声的同道一定不在少数吧。可最后的处理过程,是名副其实的“折磨”。一堆照片从挑选,到调整,到水印,花去几个钟头早已是家常便饭,落得个头昏脑胀的下场。每每此时,忍不住问自己,我到底为了什么而拍,是赞美吗?是点击率吗?不是,是因为那里面有我喜爱的人生。当我用影像的方式记录下深深浅浅的脚印,回头看时,总会不由自主的微笑。虽然我的照片不够完美,但拍摄时的感情却是真的,这就够了。   真的非常希望,网络上不再有盗图者,因为你们伸手拿的,不仅是一张照片,还有原作者全部的爱,作为旁观者有什么资格夺取这一切?你们可以让水印模糊,让签名被PS抹去,但除了一张空洞的照片,你们又能得到什么?你能了解这背后所有的欢笑和泪水吗? 海自问不是个吝啬的人,如果你喜欢我的照片,尽可以告知一声,只要是合理的要求,海不会不答应。因为有网络,大家才有机会相互了解,彼此交流,别让不愉快的事影响这份单纯的心情好吗?   也谨以此文,送给我的小P,四年来最好的伙伴,陪我游新疆,闯云南,徜徉闲适的厦薄雾浓云愁永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