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从头细数,希望我们不会失散(结束)

数到30,我把爱收回,把幸福归还

数到30,我把爱收回,把幸福归还 9月6日的夜晚,对于我来说,不知道是地狱,还是天堂。 我命令自己用最后的意识,对你们微笑,然后从自己碎裂一地的心上践踏而过,逃走。其实我根本没有看清她的脸,我也根本没有看清你后来的表情,只是一个依稀的印象。那时候我的意识是模糊的,已经几乎不能控制大脑。 从港汇里穿行而过,我无数次的忍住就要夺眶而出的泪水,终于走到徐家汇广场,清凉的夜风吹来,吹醒了我的意识,我的记忆,我拎着两个硕大的马甲袋,就在大街上,支撑不住的弯下腰,失声痛哭,要不是我咬牙坚持,几乎就要跪在地上…… 那样巨大的痛苦,连自己都始料未及,就这样淹没了我。 颤抖着手拿电话打给小鱼,小鱼也在电话那边哭,她说,羊羊,你究竟要有怎样的悲伤才会这样难过?抱抱…… 这一晚,我做了很多从未做过的事,这一晚,我经历了很多以前哪怕再苦都未曾经历过的。 活到25岁,终于知道了什么是狼狈,什么是无措,什么是不堪,什么是羞辱,什么是落荒而逃,什么是灵魂离开了身体,什么是痛不欲生。 还有,什么是愤怒。 我从没有想到,有一天,对着一个我爱过的人,对着我一直微笑的世界,我会愤怒。 我原本是个学不会愤怒的小孩。 这个黑白颠倒,是非不分,妖怪横行的世界,这些做错了事还心安理得高高在上的人。 9月6日的深夜,未眠,被纠结的心是不可能安静的睡着的,它需要一个清朗的天空才能继续跳动飞翔。 我坐在电脑前,回忆深陷。一幕幕,可悲而可笑。 我以为,你会是我的终点。和你在一起或者一个人在房间的时候,我的心里一直都安宁而平静,我不害怕,我以为,哪怕这三年经历了多少苦,有了今天的一切就全都值得了。我以为我可以有一个家了,我以为我和丫丫都可以有一个家了。 我多么天真的以为。 你知道的,我是怎样的在爱你,所以我才会在你那么明显的冷漠和轻视里还那样卑微。我问你,我哪里做得不够好?我问你,为什么你不要我了?我问你,以后还能有机会吗?你看着我,冷冷的坚硬的说,我说过的话不想再重复第二遍,这只能说明我爱她比爱你多,说明我爱你不够多。你厌恶的说,你可不可以不要哭了?知不知道你现在有多难看?是的,镜子里面的那个人,我不认识,她是谁?这么丑…… 我问你,既然这样,那你当初何必对我那么好?你说,这世界上的事情不是为什么就能解释的。 你说,要想收养丫丫,想替我对她好。 你意正言辞的说,忍住痛,一切都会过去的。 …… 9月6日的深夜,我开始痛恨自己,鄙视自己,在你面前这么的卑微,丢掉尊严去乞求爱情。 是的,我痛恨自己。 我在你眼里,究竟是什么?寂寞时拿来慰藉的宠物,施舍给我爱情,不想给了就踢开,因为我已经妨碍了你,触犯了你的利益。在于你,责任是什么?道德是什么?良心是什么?你难道不知道我的过往么?居然再往上踩一脚。心都是肉做的,将心比心,会有多痛你知道么? 你敢不敢面对你的职业,说自己是个磊落的人?你敢不敢面对你灵魂里的自私和阴暗。你一直都自我感觉太好了,甚至以为自己可以是上帝来给丫丫幸福。呵呵,你难道不知道我和丫丫之间患难的深情么?你难道不知道她对于我多重要么?你拿走了,还给我留下什么? 9月6日,这一天和你还有她不期的相遇对我来说也许真的可以是天堂,痛到极致,终于可以结束了。 我原本还傻傻的打算继续怀念继续眷恋…… 为你开的这个分类终于可以画上句号,刚好10篇,撑满一个列表,命运里很多的偶然的确是不可思议的。我们6月18日相识,7月18日在一起,8月18日分开,9月14日我结束这个分类。我们用了一个月相遇,用了一个月相爱,用了一个月别离。 从头细数,希望我们不要失散。你曾经对我说,这样子的话你要从头开始写了,你以后要习惯对我表达,要习惯说话,要不然写得多了就不知道怎么说话了。我说好,你说,有你这句话我就有信心了……呵呵,那时候我的窗台散落一片阳光…… 我们的爱真美,里面有你极尽的缱绻,极尽的温柔,还有你信誓旦旦的诺言。 可是,现在要说再见了。 今天,数到30,我把爱收回,把幸福归还。 从今天起,我要做个外表柔软但内心坚强的孩子,擦掉眼泪,依然美好骄傲。月你说的对,总有一天,我们会除了自己谁都伤害不了。 内心的坚强才是真正可以飞翔的力量。 我对自己说,你自信的时候,真的美透了。

Posted in 从头细数,希望我们不会失散(结束) | 3 Comments

继续不能睡的深夜(未完)..这个黑白颠倒鬼魅横行的混账世界,哈哈哈

9月5日,凌晨1:00,MSN上也快散场的干净,亲爱的朋友们,都好梦,要好好休息,好好睡觉。 我不能吃,也不能睡,也许身体更坏了吧,呵呵……最后一次修改完样稿,作了保存,打开blog。 看完了月的,又点开puffy的,月的朋友,我不认识的小p,凌晨1:15,我在看小p的相册,一个面目姣好的女子,呵呵。 不想写了,先做个sign吧,明天继续。这篇日记还是继续放在细数里,因为我想知道我们之间有究竟多少好纪念的,在这个幻象般的夏季。 ========================================== 昨天的,今天是不可能继续了,因为我已经不能思想,不能呼吸……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走进入口的,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买票的,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在等待地铁的,地下的风把我的长发全部卷起,又七零八落的放下,就像我散碎的心...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跨进车厢的,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出站的,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寻找到回家的车的,我只是看见路就走而已,不去管他们会通向哪里。找了个最不会被人注意的位置,打给小鱼,控制不住的失声痛哭,心像被刀割一样,疼得我不能呼吸... 这究竟是什么世界啊?!这究竟是什么命运阿?!这世界都见鬼了吧?!我这究竟是怎么了阿,我的心怎么这么这么疼... 真的是见鬼了吧?走到地铁口的时候看见前面有个人坐在自行车上等待的样子,我就想起不久的以前你也这样接过我,我从出口钻出来蹦蹦跳跳的走向你,你载我回家,我们一起去买菜然后做饭。可我怎么觉得这个背影这么熟悉阿?我慢慢的走过去,慢慢的看清你的脸,我真的那么错愕那么诧异阿...你也很惊讶对么?因为你的笑那么僵硬那么不自然。我不由自主地走上前问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也问我同样的问题,我说我去宜家买东西。一个陌生的女子从地铁里走出来走向你,走到你身边,好奇地看着我,满脸一无所知的好奇的笑着。我已经不能思维了,我用最后的意识强迫自己微笑,对她说了你好,然后对你们说了再见,落荒而逃。 我几乎是逃走的,那么狼狈,那么无措,都来不及拾起碎了一地的心,就从上面践踏而过,疼的麻木了.. 我已经不记得我是怎么走进地铁的了,呵呵... 丢了灵魂,原来身体只能是一具躯壳而已。这感觉,这一刻,原来可以这样的锥心刻骨...我的灵魂游离着看着我的身体在行走... 这个世界真的是疯了阿!这个黑白颠倒鬼魅横行的混账世界!! 为什么做错事的人都能心安理得的活着?!为什么最无辜的人要背负最深的伤痛?!为什么她还能一脸一无所知的笑容?!她知不知道,她的幸福是因为践踏了别人的痛苦?!对于一个善良的女孩子来说,最深最重的灾祸,被诅咒着的命运,被诅咒着的幸福... 这个世界的道义呢?!责任呢?!公平呢?!良心呢?!都在哪儿?在哪儿?这个世界真的疯了么?! 我相信我如果让她知道了一切,她还能那样笑的坦然自若吗?可是,你知道,我不会,你那么坚信的知道我不会,我一直那么美好,那么善良,我绝对不会去伤害别人,所以,你那么笃定一如往常的生活,所以,我还是选择保护你,选择独自背负这一切,选择走这看都看不到尽头的劫难... 有我这样爱你,这样为你付出,这样保护你,你真的三生有幸,哈哈...这世界上为什么有人会欺骗,会背叛,会伤害别人,是因为你们都不敢面对或者不敢承认那个丑陋的自己。你从事着最正义最崇高的职业,却同样做着阴暗的事情,你敢面对这样的自己么?你有勇气么? 原本以为,半个月,我可以和你自如的相视了,没想到那一个月爱的印记会这样铭刻,所有的欢笑,所有的温暖,所有的幸福,所有对未来共同的展望,到如今都成了不堪。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我今天会这么狼狈的落荒而逃,会难过到痛哭...傻孩子,真是太傻了... 够了,真的够了,真的真的够了!!... 希望你从此不再伤害,希望你从此知道珍惜,希望你从此知道保护,这世上的美好,善良,无私是多么难得,多么珍贵...一个柔弱的女子需要多么的坚强才能搭建这一切的信仰,你怎么能熟视无睹?怎么能轻而易举的踩在脚下后还来要求她说,忍住痛,一切都会好的… 你不觉得你真的过分了么? 我依然感谢你给过我的爱和温暖,谢谢,那些不孤单的有回应的幸福。希望以后我们相见,依然微笑如旧,就如初初相见,那样,真好。

Posted in 从头细数,希望我们不会失散(结束) | 4 Comments

苦难的天堂

苦难的天堂 31号,气压极低的一天。 打开电脑,打算去前程无忧把简历制定好,再寻找出一批适合的职位信息,期间可以去café把南瓜派的帖子发了,然后还有时间的话再把样稿修改一下。 页面不停的在前程和智联之间切换,我尽可能的把简历完善再完善,然后再搜索出的几十页职位中大海捞针似的寻找合适自己的…… 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我在等待大众点评给我再次复试的确认。说好如果可以的话在31号或者1号会有回复,那么,就是今明两天了。等待的滋味,是真的不好受。 妈妈已经在我后面看了2个小时,不出声,坐得远远的但是身体前倾,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 我如芒在背。 烦躁不安的在café和样稿的页面之间点来点去,试图让自己平静一点,开始往café上打字,写了三行,再也按捺不住,忍无可忍的看向妈妈,你能不能不在我后面了?! 妈妈照例扔下一大堆“我是为你着急啊”诸如此类的话,骂骂咧咧地走了。 我狠狠地把鼠标推向桌子的另一边,极度的郁闷。 捞回鼠标继续大海捞针,不记得过了多久,收集了20个公司,一看时间,已经6点多了。还是没有大众的任何消息…… 觉得自己的精神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点开月月的对话框,看着那个忙碌的状态愣了1分钟,苦笑着关了。看了一遍,居然找不到说话的人。 确定不了的工作,失去了深爱的人,深夜赶稿的疲惫,来自父母的巨大压力,这所有的一切都逼得我快疯了…… 9点,兔子上线,我拎起电话就打了过去,我只是想说话,说话而已,我知道,他是永远不会骗我,不会弃我与不顾的人。我亲爱的朋友,兄弟,知己。 聊了很久很久,最后说起了大众的事情,兔子教我主动打电话过去争取机会,并且帮我模拟对话场景,12点,他说睁不开眼睛了,而我的心终于有了些平复…… 挂了电话,告诉ZS姐姐,我好多了。姐姐愤恨的说,要不是他,你不会有这么大的挫折感,想到你那天满怀希望的带他来聚会,满脸的幸福和依恋,我就心酸。我停顿,指尖慢慢的划过坚硬的键盘,慢慢的微笑,眼眶渐渐的溢满泪,终于盛不住,掉了下来,打在手背上。我说,姐姐,别为我担心,我没事,我好好的…… 打开样稿,疯狂的写,凌晨2点,开了冷水冲洗自己,然后昏沉睡去,梦里花落。 今天,继续修改简历,打印,发送。把样稿发给编辑,被告知要继续修改,并且要大像素的图片。给大众去了电话,果然又为自己争取到一次机会,要求再写3篇评论mail过去。小鱼说,明天一起去骑马。 …… 我咬着牙狠狠地让自己在这个疯狂的世界中坚强,努力的寻找不知在何处的希望,撕心裂肺的疼痛…… 你离开的第十四天,2周,半个月的光景,却像一个世纪那么久。我们曾经一起调的酒被café的8月文摘选用了,那杯放大冰块的是你的,小冰块的是我的。那是7月的故事了,多讽刺啊,我看着1个多月前的自己,那么陌生,那么让人难以置信,是梦对么?我不该贪心做那样的梦的… 这人间,不过是个有苦难的天堂,诸神回避,各人自救,幸者莞尔,悲者愈伤。 9月的第一天,我留下痕迹,无人慰藉的25岁的青春。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9/1/12/my_sea,20050901223441.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9/1/12/my_sea,20050901223420.jpg[/img]

Posted in 从头细数,希望我们不会失散(结束) | 3 Comments

八月未央

八月未央 八月将末,却未央。 上海的这场夏季,结束的干脆,从未有过的畅快淋漓。我站在街道边缘的梧桐树下,手一伸,就碰到了秋天,我最爱的季节,天空繁星璀璨。 这一个月,是盛夏的果实,我们相爱。你站在我家楼下,凌晨2点,肆虐的蚊子和汗水,夜色中,你微笑的脸,你说,亲爱的亲爱,永远的永远。 你说你会让我散去心里的阴霾,我如同小鹿般睁大眼睛看着你,悲喜交加,无言。 盛夏,该是花开的时节,然后结出青涩的果实,待深秋渐渐灿烂,渐渐金黄。所以,盛夏的果实,多半是个不祥的预兆吧,鲜美多汁,却转瞬即逝。 永远,原来是一转身就会变成的谎言。 你就在秋天到来之前突然消失不见。 你爱我么?你这样问过自己么?是的,爱过,那些日子里深深浅浅的褶皱都是你爱过的印记,印在这个盛夏,印在我的记忆里。是激情吧,成全了你的潇洒和冒险,却留给我残酷。 如果能选择,我宁愿我们还是如同那时初初相见,心无城府的相视而笑。你的细心周到,我的安宁骄傲。有些事物是不该去打扰的,一旦碎了,带走的不仅是相遇相知的美好,还有对这个世界的信仰。只可惜,我没有能力预料未来。 和浣溪交换了博客,有一天她在MSN上传来这样的文字: [color=Blue]第一次见到你做的蛋糕,总想,这应该会是一个怎样的女生,可以这样巧手还有用不完的创造力。 很晚才真正认识你,虽然至今我们都还没有见过。看看说,你告诉她我很漂亮;看看也说,异海和你一样,你们都很漂亮却都爱说自己不好看。也许,看看是一个对我们两个都很宽容的人,只是,你一直都不愿意和我一样乖乖地叫她一声阿姨。 看了好久你的blog,文字里仿佛看到另一个自己,悠悠的悲伤;小小的自卑;坚强着,痛苦却不放纵;渴望着温暖,纵然曾经遍体鳞伤,却也要自己相信未来会是美好。 和你一样喜欢咖啡的味道;和你一样希望有一个可爱的小女儿,陪她长大;和你一样喜欢下厨让那个爱的人感到幸福;和你一样容易“强迫”般地去担心每一个在乎着的人。 在难过的时候可以有丫丫给你安慰,那是你的幸福;而我,也许只有对着镜子自言自语,无奈,我是抗拒着所有有毛的动物的,不明白,害怕何以如此根深蒂固。 只很冲动地想写下此一刻的感受,却不知道把这样的文字放在什么地方让你看见。很多的朋友不知道我经历的悲伤;更多的朋友不可以知道我现在的感情。虽然过去曾经快乐,快乐却变成了最残酷的噩梦;虽然现在辛苦着,却终于算是辛苦地幸福着。[/color] 看完这些,我说不出一句话,在这些被回忆折磨的深夜里,我清醒着,不敢睡,怕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里。而能够这样被理解,却也真的感到幸福,悲伤着幸福。 为她的悲伤心疼,为她的痛苦不值,为她的现在祈祷。 这世上多的是背信弃义的男人,伤的是痴情的女子。如果女人的智慧要靠痛苦来萃取,那这世界是不是太疯狂了?难道简单纯净的心不值得保护? 是不是能哭就说明我的心还活着? 是不是会痛就能证明我的生命还在? 是不是能感到幸福就说明我的眼睛还是清澈的? 是不是我学不会麻木就证明我的坚韧还在? 是不是我一片一片重新拼凑起信仰能让我勇敢坚强? 你离开的第十一天,我用椰子和奶油做了金黄香酥的派。需要用到柳橙味的BRANDY,就那么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你,想起冰箱里我们一起买的一起喝的酒,那里面有柳橙味的VODKA,应该完全可以替代的,呵呵~~ 十一是个好数字,童话里善良的公主用力编织了十一件蓑衣向被诅咒的哥哥们扔去,十一只黑天鹅都变成了英俊的王子,他们解救了被囚禁的公主。 我不是公主,也许注定没有幸福的结局。 如果以后我们相见,一定都要微笑,我原来还是这样的习惯感激。冷漠的城市,我们可以用爱来守护流浪生灵的幸福,也应该用笑来温暖心灵。 八月,夜未央。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8/29/8/my_sea,2005082915833.jpg[/img]

Posted in 从头细数,希望我们不会失散(结束) | 1 Comment

跟我数,123456……

今天,8月15日,距离我离职的日子刚好一个月,看清楚了阿,是一个月,而不是像你原来所认为的什么我5月份就把工作辞了,一直东晃西晃的到处玩,无所事事。礼拜天我听你说这句话的时候,真的很想翻白眼昏过去算了,好大的一个玩笑哎~~~ 五月份,发生了很多,我也做了很多。那时候,正不停的为原来单位申请军工资质打拼着,加班到深夜是家常便饭,黑眼圈深的吓人,不顾得自己的身体。感情那边,知道原委后,快刀斩乱麻的结束,心情上的巨大落差恰好可以有机会安排到旅行中去。因为要提早两天走,为了不耽误工作的进度,没日没夜的加了两天班,才得以顺利上路,要不然就没机会收获那么多足以改变我生活态度的心情了,也不会有我后来的辞职,虽然那是有些被迫的,虽然那是我的第一份工作,虽然我也为之付出了很多努力。但是那个环境下,我非但得不到一点点晋级的机会,而且只会越来越消磨我的意志,越来越荒废我的学识和能力,人生就是这样的,被逼着一步步迈开去,被逼着一点点成长。和原先熟悉的生活剥离是需要勇气的,会很疼痛,因为人都是有惰性的,都会害怕,但是我还是做了,虽然这个世界很现实,但我还是有着小小的不愿屈服的心性,或许是因为厌恶原先那个胆小的,懒惰的,没有自信的自己。 对于结束的那份工作,不快和不甘肯定是有的,但是没有丝毫可惜。我是个没有野心的人,对那种勾心斗角的仕途没有任何兴趣,我永远无法成为他们的同类,但是在我来说能在那样的三年中吸取教训,看到自己的不足,看到职场中的真诚和虚伪,足够了,这将让我一生受用不尽。宽说的真对,人生来不平等,但是不管用什么方式,给自己压力,当你有足够的自信来承受这种不平等的时候,你就可以轻视这一切。我和宽,我们同年,没有见过面,但是这些话,直刺我心里,耻笑我的怯懦。 哪怕爸爸妈妈再怎么数落我,再怎么绞尽脑汁的钻营打洞,甚至要我接受根本不可能的工作,要我低声下气的去求奶奶找他们电力部门的领佳节又重阳导把我弄进去,而不理会我有多么难堪,好像我丢了他们天大的面子。这些,我都可以不在乎。但是我希望你能理解我所想的,我所做的,因为工作并不仅仅是为了要赚钱,就像两个人在一起并不仅仅是为了要结婚一样。 我希望你也能一直保持着梦想和勇气,不在乎多少,只要不失去就好,不一定要表现在工作上,如果工作让你压抑,那么转移到生活中来,我相信那样的你更真实,也更可爱。一个男人,不帅无关紧要,没钱也不可怕,怕的就是失去了锐气,爱心和上进心,这些人类的优秀品质,理应继承,而你的善良,真的很让我喜欢。 如果你还没了解这些的话,是因为没好好看我的日记,就像你会误认为我已经离职很久了一样,其实我前面都有写到。你说过,你会慢慢的,但是好好的看的。我相信你,了解一个人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是需要用心的。 五月,的确是值得纪念的,在我来说,呵呵~~ 7月15日的那个晚上,我看着总也退不掉的黑眼圈对自己说,给自己一个假期吧,一个月,调养一下乱七八糟的身体,找个时间把病看了,调整一下混乱的心情,然后重新开始。 这一个月,是我的悠长假期。“当一切都无序的时候,不要勉强自己,给自己一个悠长的假期吧。”这是濑名对小南说过的话。 命运,永远都是值得感激的,哪怕它曾经给过我那么多痛苦,但是,我一直都相信,宽容,感恩,不贪心的人比较容易快乐,认识你,是很美的意外。 你从小应该是比我快乐的孩子,不需要考虑别人的眼光,不需要去揣度别人的心思,不需要小心翼翼的生活。你完全是你自己,那么不必顾虑,那么被纵容着,这些,是我从来没拥有过的幸福,即使有过,也随着姑父的逝去而消失。所以,我比别人寄予爱情更多的期望,我希望,我有一天能放松地在一个人面前自由的呼吸和微笑,难过了可以大声地哭泣。这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 你,是个有些被宠坏的孩子,哪怕你说你这些年已经明白了很多,但是岁月的痕迹是不太能轻易的被抹去的。 你自我感觉很好 你脾气有些坏 你很霸道 你有些强势 你有些大男子主义 …… 我说得对么,呵呵。 我只是个平凡的灰姑娘,但是灰姑娘同样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你说,你会为了我,我相信你的,这些都将是我天空璀璨的星星。我希望你可以看到我内心深藏的美丽,虽然他们有可能和世俗不相入。 选择一个人,不是看容貌,容貌是会老去的,不是看财富,财富是会消失的,而品格和心是能历经岁月,越打磨越散发出光彩。我选择你,不是因为你能给我什么物质上的欢愉,而是因为你打动了我。 一起去聚会的那天,你不舒服,不吃东西也不肯休息,我心急的帮你找吃的,烫了手,没告诉你,你接过杯子的那刻,对我说,很无助的时候,真的想有人在身边……满脸疲倦却那么温柔的笑容,很深的印在我心里,真的很想去抚平。我们曾经各自在城市不同的角落行走,互不相干,而爱,有让人温暖的力量。 如果不是因为有这些,那个陌生的地方不会让我觉得熟悉而亲切,你不会让我觉得有些想依靠,我也不会想要对你诉说不快,更不会为了减轻你负担帮你操持家务。你要记住,付出不管是以什么样的形式出现,它都是平等的,都是为了共同的信念,不计较多少,不存在贵贱,而在于真心。两个人并不就等于我们,我们这个词需要相互的体谅和宽容。 到今天为止,一个月的假期满了。我比谁都更清楚的知道,未来是我自己的,一个女人需要有更坚强的东西站立才行。 明天去医院做穿刺;后天去出版社谈稿件和选题的事宜,已经和编辑约好了;今天早上接到电话大众点评网通知我下个礼拜五去复试……我会不断地寻找更合适的机会,生活又会变得忙碌了。 这样,你是不是觉得妥当些了呢? 其实我很想问你,如果未来一旦发生什么困难,你愿意用肩膀承担么?……呵呵~~

Posted in 从头细数,希望我们不会失散(结束) | Leave a comment

小刺猬

有故事说,当蓝色的小刺猬拔下浑身的刺,准备接受爱情的时候,他仍旧是个孩子,可当他把刺又重新插回到身上,变成黑色的时候,小刺猬才成长了。故事到此结束,没有再继续下去,我想问的是,当小刺猬再爱的时候,会怎样呢? 谁能告诉我答案 我是个笨小孩,笨到经常无法回答自己心里不停冒出的问题,愚笨却又敏感,所以,更加怪不得谁。我小心的用手抚摸爱情,盼望着,期待着,迎接着,害怕着,忐忑着,迷茫着……咬着嘴唇用自己的方式,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你又在回家的路上一边骑自行车一边打电话给我了,我努力的在灌满风声的听筒里便认你的每句话,一边听着呼啸而过的汽车喇叭声心惊肉跳,信号偶尔中断,我急得大喊你的名字,害怕你不见了。你总是很轻松很拽的说,没关系的,骑车打电话这点小意思,我分辩过两次便再也不说什么,你是大人了,该知轻重,我相信。 我开始轻声的交待家里的事情,眼前闪过一个个房间的样子,还有什么未做好的,一遍遍耐心的说明,那样细碎的,我不过是想让你劳累了一天回到家后能更快的处理好琐事,能腾出更多的时间休息一下或者做些喜欢的事情,你有些不耐烦了呢,呵呵。 晚上,带着丫丫在哈利看总也好不了的耳螨,看着洪医生挖出来一块块黑色的污垢,看着丫丫害怕的抱着我发抖,在极度不舒服和愤怒下抓狂的怪叫,心里不是滋味,我自己的孩子,却无法尽心的照顾,能怪谁,只能说自己无能。你打电话来说,修饮水机的人没来,换微波炉的时间也要重新安排,带孩子们来哈利打针要缓一两天了看来,要不然地板老这么被水湿着要坏掉的。我说明天我去接他们打针,今晚上我还要送丫丫回朋友那里,你一如既往用很快的语速说要么今晚把丫丫放你这里算了……丫丫死命的挣扎了一下,嘴里呜咽着,湛蓝的眼睛哀怨的看着我,心里像被什么东西刺到,焦灼中,我有些着急的说,不要烦了,你那里这么多猫,你怎么照顾得过来,还有两个是有病的……你用极度不耐烦的语气大声说,好了好了我不烦了,就这样吧,手机要没电了。 我微微发楞的合上手机,继续按住气急败坏的丫丫,心里很乱。 我大概真的是个别扭,罗嗦而麻烦的小女人,让你心烦了是么? 返回的路上,长长的步行,寻找车站,闷热的夜,汗不停的往下流,自虐般的觉得痛快。每当不开心了,我总是习惯行走,不间断地走很长的路,承受身体上的劳累要比承受心里的要容易的多,总是要为自己寻找到出口不是么? 我的出现是不是给你添了好多麻烦?是不是打扰了你原本平静有序的生活?是不是让你觉得疲倦?觉得累了? 只要我在,总是尽力的帮你整理房间,一遍一遍的打扫四处飘散的毛和滚落的猫沙,擦拭地板上的脚印,想让你忙了一天回来不要面对乱糟糟的家。离开了总是尽可能仔细的交待你还有哪些事没做完,想让你尽可能的节约时间。提出接他们出来打针,不让丫丫去你那里,是因为不安和歉疚,你现在所烦心的事大多是为了我,我有些不知所措,只是想替你分担一些,能承担的尽可能的就不再麻烦你了,这些,你能了解吗? 可我好像越帮越忙了,我真的很笨呢…… 洗好澡坐回电脑前,你发短消息说换了系统MSN果然还是不能用,气愤和不满那么明显,又是凌晨了,你最近一直都没好好休息过,真对不起阿…… 心情坏到极点 你说我太坚持自己认为是对的东西。 那么你告诉我,我坚持的一切哪些是对的哪些是错的?哪些是值得的哪些的多余的?我真的很想知道…… 感冒了,不停的打喷嚏,头很疼,突然很想念有次傍晚时分地铁路过锦江乐园时看到的巨大的摩天轮,那上面有没有天使飞倦了在轻声的歌唱?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8/9/8/my_sea,20050809153833.jpg[/img]

Posted in 从头细数,希望我们不会失散(结束) | 1 Comment

谁守护谁的幸福

谁守护谁的幸福 累积了好几天的心情,却总是忙忙碌碌的安定不下来,待到觉得快漫溢了想记录下来,坐到电脑面前顿时就成了一片空白……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了,总是试图牢牢的抓住些什么,却还是一次又一次地在时间面前无能为力。遗失的记忆,也许忧伤,也许美好…… 辞职半月有余,做了很多上班时没有精力做的事情,念书,日记,烹饪,背着相机四处帮猫猫们拍领养照片,考虑10月份去新疆的旅行。爸爸嘲笑我说比上班时还忙,我心里吐吐舌头仍旧每天乐此不疲的奔忙,充实而快乐。每当午夜,周围的燥热和嘈杂渐渐平复,心里会变得异常安静,总会想一想未来,想一想将来工作的事情。未来是什么样子的,其实我心里并不能清楚的知道,一成不变的过了三年,枯燥乏味到压抑了自己的心性,如今被迫的得到了可以改变的机会,想着要好好地把握。心里终究还是一直有着希望和梦想,想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想换个环境让自己更好的飞翔,如今手里有一些机会的触角,探出了头,如何才能安排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缠在一起理不出头绪的时候会觉得异常烦躁,会不由自主地想起M。 昨天中午,外面的风就渐渐的大了,听说晚上台风会大大的影响到上海,我透过M家的窗户,看了看尚且有阳光的天色,决定多买些菜回来,之后的两天,应该会有狂风和暴雨,不能出门的日子家里多预备些吃的会比较好,这样他加班回来也不担心会饿肚子。 半愠不火的日头,蠢蠢欲动的云层,把菜场里特有的污浊味道都蒸发了出来,转悠了一个小时,想着他爱吃的,想着营养荤素的搭配,直到手里再也拎不动为止。走出菜场,迎面的风越来越大,吹得我睁不开眼睛,腾不出手按住被吹乱到脸颊上的长发,只好任由他们飞散,严重阻碍视线,只好半闭着过马路,在川流不息的车海里横冲直撞,如果他也在的话,一定会分去大部分的袋子,然后把我拉紧在身边,我想是这样的,呵呵。 满头大汗的回到家,看一看冰箱里,鸡蛋吃完了。单身男人的冰箱,鸡蛋是万万少不了的,他还算会操持,不过下班后通常是懒得再弄,有了鸡蛋我不在的时候也可以很容易的填饱肚子了。换了鞋再出去,在楼下的便利店里挑了10颗大大的鸡蛋,顺手又拿了包面粉。习惯了手边材料齐全的感觉,随时可以变出想要的美味来,就好像拿着魔杖的小魔女,对着天空快乐的喊想要香香的面包,伴着五彩的光圈,热腾腾的新鲜面包就会出现,哈哈。 算好两天的分量,把菜分开,准备好晚上要做的各种原料,把水抹干净,一身臭汗,刘海软趴趴的粘在额头上,去洗了把脸,坐回电脑前,已经4点多了,继续和小鱼讨论去新疆的细节,一边喝混合了苏打水和冰块的柠檬利口酒,一遍又一遍的听光亮的《童话》。 我这样子,算不算一个小妇人? 6点钟,M打来电话说,下班了,15分钟后到家,我下线,走去厨房开始准备晚饭。这些活,对我来说,早就驾轻就熟,很远的曾经,似乎也这样为一个男人做过饭,不同的是,以前是无望而卑微的等待他到来,而现在,安心他的归来,甚至,笃定,也许,他比我急切。 开始配菜的时候他打开门,走进厨房,从背后给我轻轻的拥抱,我微笑不语,没有回头,他走进客厅开始张罗打扫大大小小五只猫咪的粮食和厕所。我点燃灶头,汗又开始一点一点地往下流,中途,他走进来,问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又从背后轻轻的拥抱我,两个人身上都是黏呼呼的,混合了汗水和人间烟火。 他对我抱怨说,菜太多了,而且好吃,又要胖了,怎么办?我笑着挑了一小撮饭放进嘴里,照例笑着不说话,很多时候,我觉得语言都是多余的。 饭后,他说,趁着天还算好,我们去把饮水机什么的买回来吧,这样你可以有热水喝了。我很疲倦,可我还是说了好,因为我喜欢和他一起出去买东西的感觉。 外面的风,明显比下午大了许多,我们在闷热的国美里一口气定好了饮水机,电饭煲,还有微波炉,他把这些都让我做了决定,说只要我喜欢就好。付好钱打算回家的刹那,大雨倾盆,我们面面相觑的被堵在快关门的店堂里,他咬咬牙冲出去叫车,然后我抱着电饭煲,他拖着饮水机一起冲进雨里。重新回到楼下等待电梯的时候,两个人都湿透了,狼狈的相视而笑,他说,等会儿赶紧先洗头洗澡,要不然会着凉的,我来把厨房收拾了,我答应着,感觉有种说不清楚的东西在悄悄的蔓延。 这会儿,我安静的坐在书房的电脑前,啰嗦絮叨的说着这些,窗外是台风带来的暴雨,狂风不停的摇动窗门,哐哐作响,像要吹破掉一样,我看着,听着,并不怎么害怕。他去加班了,陪伴我的是五只猫咪。这个家并不是我的,可就从那天开始,他开始拉着我往家里添各式的东西,轻轻的告诉我以后的考虑,总是问我,还觉得缺什么,还喜欢什么,这个本和我没有任何关系的地方慢慢让我越来越熟悉。我总是在他轻柔的目光里说不出话来,呆呆的,然后开始出神,直到他耐心的“嗯”了无数遍后,我才回过神,还是拙于表达…… 我很难说清楚这是什么感觉,温柔?亲切?喜悦?欣然?迟疑?……都是,好像又不全是。 我前面没说完的,辞职后发生的事,还有和M相爱,在一起。 我在深夜一遍一遍的听光亮的《童话》,听到想哭。这世界上,谁是谁的天使,谁守护谁的幸福? 他加班回来了,看见我在电脑前不停的写,像个孩子一样的抱怨说,他没电脑玩了怎么办,看我没有挪动的意思,只好悻悻的去看电视。外面雨太大,书房的空调口往里渗水,我专心于打字没注意,他叽咕着说,这家里的事情他不做没人做,出门拿毛巾堵洞的时候又撞了额头,我忙问撞到哪里了,他还赌气地说没什么。我没说什么,也没有生气,心里浅浅的荡漾开去。 我知道他也不会生气,只是偶尔的耍点小脾气。我们是不一样的两个人,有相似的地方,也有更多不同的地方。我并不希望我们有太多的重叠,只要我们能够并排在一起就可以,体谅着,包容着,这样,我们既能有相融,也可以永远有一个地方属于自己,让各自的花园里开满鲜花。 他一直对我说,相信他,用眼睛,用心去判断,去体会。我是不喜欢太过华丽的语言的,虚浮的东西会让人不免怀疑,再美好的语言若没有实际的支撑总有一天会破碎的,我希望,我和他之间可以有一种更坚实的东西能够穿透语言,不管摩擦也好,矛盾也好,直到心的彼岸。 NANA酷酷的说,我负责阿八的幸福;剑心对阿巴说,我会保护你的…… 月,我们的幸福都在自己的手上,不会消失不见,我终于可以再爱了,这一次完全是自愿没有任何强迫和勉强,有一天,你也一定可以的。幸福不需要交给谁才能实现,而在于另一个人是否肯舍得自身来了解和触碰。 我希望这一切都是真的。

Posted in 从头细数,希望我们不会失散(结束) | 2 Comments

从头细数,希望我们不会失散

从头细数,希望我们不会失散 放下电话的那一刻,我决定了在我的blog上新开一个分类,照理说是可以归在劫数里面的,可是,我想,你该出现在我崭新的生活里,哪怕这样的“崭新”现在看来还多么的名不正言不顺,细细缕缕的牵绊着过往。 我从往事中穿行而过,冷漠却也在积极的生活。我总是过于平静的看着身边发生的人和事,平静到冷漠,因为只有这样,自己才不会过多的受到影响,才不太会被左右,才能够比较的从容,我厌恶极了突然被打搅的感觉,而这一切,不过是为了要保护自己。眼前的世界五彩斑斓却又时常面目狰狞,我的直接、简单和单纯,无力抵挡这些,平静,是最好的方式。 可是,终究,性格里的明亮和坚韧在不断地提醒我该以一个相对积极的态度直面生活,包括善良,包括希望,包括梦想,我这样做了,努力的让自己在纷乱的色彩中折射出独一无二的光芒。 除了以上这些,唯有爱,我不敢触碰。 一个又一个独自度过的日子里,每当阳光隐退,黑暗弥漫的午夜,我都可以轻而易举的看见自己的心,那上面暗红色的伤口随着每一次的跳动而一遍一遍的清晰。每一个大雨或着寒冷无助的深夜,孤单会变得异常难以忍受,我不自觉的会盼望温暖的怀抱,却又总是在雨过天晴或者阳光重现的白日迅速的把这种渴望隐匿到最深处,以若无其事的笑容继续着波澜不惊的光阴。 那次,在上海影城的门口,满眼都是双双的情侣,唯独我一个人穿着厚重的大衣,咳嗽着,发着低烧,目不斜视的穿过人群走入影院,找到位置,坐下。《指环王》的连映场,诺大的影院居然满座,前后左右都是偎依的身影,间或的窃窃私语,我放低身子,双膝抵住前座的后背,把书包抱在怀里,拉开波罗蜜干的包装袋,长发掠过脸颊垂到腰际,蜷缩了一夜,从晚上7点一直到凌晨4点。放映结束后,疲惫而神态自若的回家,第二天高烧,一个人去医院吊针,回来煮粥给自己吃,然后睡觉,醒来后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宽曾经对我说过,海,你如此的会照顾别人的胃,为什么就是不会照顾自己?我想,我不是不会,而是不愿意。习惯了随心所欲的放任自己,是对曾经事事精心考虑安排计较的叛逆,我为什么不能为了自己而自由的生活,不想再考虑任何别人的目光。精神也好,身体也好,那是属于我的,珍惜也好,糟蹋也罢,那也是随我喜欢,我不想再成为谁的奴隶、随从,任你们呼来喝去,喜怒由不得自己,不得心疼,不得爱怜。 这样的我,也许真的多少是扭曲的,可我还是眼睁睁的看着那样的自己,无力反抗。在这个纸醉金迷的妖孽城市中,孤独的人是可耻的,而我,大概就是那个可耻的人,只是每每在文字中不甘的流露心迹,越发不善于口头上的表达,仅此而已。 可是现在,我想为你专门开一个分类了,就在今天早上我莫名其妙的对你喊过之后,你疲惫的声音让我对自己没来由的开始愤恨。我试图想说什么,却越说越不知所以,我想,或许文字能更好的帮我表达,我希望这儿能成为我们以后交流的地方,所有无法表达的,所有说不出口的我都会写在这里,你有空常来看,这里会有更真实的我存在,我现在老实了,乖乖的站在这里,等着你了解,因为,我是那么真心的希望我们不要失散。 这个,算是我送你的第一件礼物吧,不要嫌弃她简单,这里面满满的心哦。

Posted in 从头细数,希望我们不会失散(结束)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