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拈花岁月

记点流水帐 1.18雪

上海下了一天的雪,太冷了。。。两只手冻的冰凉,变得前所未有的笨拙。。 晚饭竟然忘了吃,等下去煮点菜泡饭吧,冬天不吃东西简直是虐佳节又重阳待自己。 淘宝上订了两桶软质黄油,预备新年里的朋友聚会,我要把一直雪藏的蛋糕架翻出来用,好好的烤一些小可爱出来。那天会来几个人?大概是6个吧。。天哪,我要喂6张嘴。 一年的努力,不停救火,boss看到了,于是我升职了。升职就代表更多工作时间,更少自己时间,貌似9点多钟回家已经成了家常便饭。 好吧,我是永不认输的固执水瓶座,就算再少时间,我也要努力做蛋糕,努力做首饰,努力用针线绣出喜爱的图案,钩出美丽的花。这些,是我心中永不停歇的温暖向往,是最最真实的海。   以上,兔子年的大愿望,我会用200%的真心去实现。先祝大家新年快乐哦!!    

Posted in 拈花岁月 | Leave a comment

谢谢你们,亲爱的人。

  谢谢大家的生日祝福,就不一一回复了哈。现在已经是14号了,祝所有的朋友情人节快乐。如果你还是单身或正伤心着,没关系,向前看哦,相信自己,用力生活,未来必定不会亏欠你。 原来想了一大堆矫情的话,不过临到头,却一个字都不想写了。有着话,不用说出来,有些人,总是在你身边。懂得珍惜感激就好。 这次,真的是开心的生日,虽然身体不舒服,但一个surprise接一个surprise,砸得我昏头转向。我其实。。真的是个要求很低的人,只是希望,自己被记得而已。 难得,懒人阿丝为了我,做了个她平时绝对不会做的复杂蛋糕,中途竟然还回公司拿了次明胶片。。。k同学,要是我们家自己没卖这个东东,你打算去哪里找呀。。。晕 阿丝帮我总结了下,为啥我从来没收到过生日蛋糕。她说,啥人叫你是西点公主呀!我好委屈呀,这个神马称号,就素个浮云,我一点都没所谓收到的是什么,我有所谓的是,我是被人惦记着的,这样的感觉,多美好呀。 终于,在我9岁那年收到第一个生日蛋糕后,在年年被爸妈遗忘后,N年的今天,收到了我的专属生日蛋糕,谢谢你呀,亲爱的丝~   第一次打开,是昨天晚上,很香,但是灯光太暗,没怎么看清楚。今天爬起来,继续看,上面白色圆圆的是奶油?怎么像汤圆呀。。。在我拍照的时候我仍然觉得像汤圆。 拍好,切开,准备吃,戳一下“汤圆”,有弹性的?真的不是奶油呀。。再戳,明白了,是你帮我讲过的抹茶棉花糖,可以的,用到这里了~ 尝味,上面是慕斯,抹茶味相当纯正,我们家的抹茶就是赞!下面是巧克力海绵+黑巧克力夹层,非常香浓,甜度比较低,很成佳节又重阳人的口味。说不足,上面的抹茶甜度太低了点,这样配合下面的黑巧克力,整体苦味比较明显,要到很后面才吃得出一点甜味。如果上面的抹茶慕斯能甜一些,这个蛋糕很完美。 这里有方子,点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25f9c60100pepc.html 下面,猪头的surprise来了。昨天半夜,我正闷头大作首饰中,突然灯全灭了。。。吓了一大跳,正想叫猪头,转过头突然看到他老人家端着个点燃蜡烛的蛋糕进来了,于是。。一时间呆掉。真的没想到呀。。。 我:啊,哪里来的蛋糕? 猪头:开心哇,惊喜哇? 我:点头。。夏朵的?(夏朵的甜点特征太明显了,一眼认出) 猪头:是呀,你不是一直要吃夏朵的蛋糕,我实在做不来,下了班赶紧跑过去买。喜欢伐,你最爱的宇治抹茶~ 我:喜欢的!哎呀。。你真是吓我一跳。(其实小海已经笑开花了) 猪头:快许愿,吹蜡烛吧。 我:闭眼,飞速许了N个愿望,真贪心呀。。呼~吹灭蜡烛。 喜滋滋,喜滋滋,使劲亲了猪头两口 从外面看,派底,抹茶涂层,奶油花,蛋糕碎装饰,奶油蒙布朗+抹茶酱,最后是大颗红芸豆。上次好像帮阿丝下午茶去吃过的,有点忘记了。。 夏朵的甜点师是个女生,做出来的东西都比较日系,而且很homemade的感觉,用料好,朴实中透着华丽,是我喜欢的样子。 里面也相当丰富,白奶油花+抹茶奶油,然后是抹茶海绵,然后是自制红豆馅,混合着豆壳的那种,很有存在感,再然后是宇治抹茶cheese cake,以派底结束。非常和风的组合。 吃到一半,突然发现这两个蛋糕怎么这么像双胞胎呀。。。都是白白的,绿绿的,加黑黑的,猪头同志帮阿丝同志,看来你们也是混出默契来了。。。哈哈 And,也谢谢微博上送祝福的朋友们,小海非常开心。:) P.S.呆月~伐要瞎吃醋,阿拉10年的交情,是谁都抢不走的。今年,你的生日,我也有surprise给你哦,希望到时候你不要到北京去出差。。。。

Posted in 拈花岁月 | Leave a comment

指尖静好。

没空做蛋糕的时候,就断断续续的做首饰,构思、配色、组装,一切都和烘焙一样美好,让我心生倦恋。其实,我是想抓住灵感的小尾巴,保有和她嬉闹的状态,让她住在我身体里永远不要离去。对于世间的一切手工来说,灵感没了,什么都会死去。我自然,不会让她与最爱的烘焙断裂。   帮部门的姑娘做,帮身边的朋友做,甚至替网上结识的烘焙好友做。所有人看到都说,开店吧开店吧,把我从毫无想法活活念到有了点打算,也是啊,就当自娱自乐吧,良性循环是件好事。可是,今天早上出门前,发觉留给自己的怎么这么少。。。想配个衣服都没-  -   今天又被人催了,我说,再练习下比较好。打圈啦,绕线啦,就像打蛋白、搅拌一样,小海同学从不做无充足准备之事。对于手工,我从来是个慢性子。   近来积存的一些成品,其实我发现,我更享受做好后拍照的过程,那可真是件快乐无比的事。祝所有爱手工的姑娘,秋日,指尖静好。 P.S.这些配件淘宝上统统都有卖,想玩的姑娘自己加入关键字搜索就ok了,海也是自己一点点找出来的。还有希望这些照片不会被涂改后,出现在某家不认识的淘宝店铺里。-  -   阿丝同学的订制,折腾良久。人家不要日系,要欧美系,好吧。。。那就杂交算了。   穿成斗鸡眼的耳线。。。戴了一天过瘾,转送同部门姑娘~   某天看到同桌穿了条孔雀蓝的长裙,觉得少了副耳环,就鲜格格做了一副送她。   第一次穿横孔,惨不忍睹。。。还好人家不嫌弃   阴天里的复古蓝,拍得真呀么真丑~想把项链要回来重新拍过。。。     兔兔和葡萄石,干净款。   同事小姑娘要去见男朋友了,找我订制,做了清清爽爽又带点妩媚的给她。   给月月的,我相交10年的好朋友。   同葡萄石项链一起,送给部门最温柔的薇薇。   奶妈同学看到薇薇的小鸟,眼红了。。。来蹭我,蹭我,被她蹭毛了,投降,做还不行嘛。。 小海自己也很爱,因为有蕾丝和鸟~   上海天气渐冷,终于夏天买的一条N长的棉布裙能穿了。做了副耳环配配,臭美ing~ 有姨娘家的葡萄架和阳光。   正在戴的手链,我真的爱古红铜呀,越看越好看。自留的,不惜血本用了很贵的冰种红纹石,xixi~   送给我的搭档,快做妈妈了她,我教育说,生完赶紧打扮打扮自己,别整天搞得像大妈一样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拈花岁月 | Tagged , | 1 Comment

天然西瓜石项链 浅洋红的美

<IMG title="天然西瓜石项链  浅洋红的美" alt="天然西瓜石项链  浅洋红的美" src="http://www.mysealife.com/sea2pig/2010080205356/20100826103621.jpg" real_src="http://www.mysealife.com/sea2pig/2010080205356/20100826103621.jpg">   北京的要好同事来上海出差,so...做根项链送她~女生嘛,都是爱美的<IMG title="天然西瓜石项链  浅洋红的美" alt="天然西瓜石项链  浅洋红的美" src="http://i2.dpfile.com/s/img/editor/Emoticon4.gif" real_src="http://i2.dpfile.com/s/img/editor/Emoticon4.gif"> 前天晚上想了想,用什么配件,什么颜色,昨天下班把东西摊在床上一口气噼哩啪啦做出来了。希望她喜欢哦~   <IMG title="天然西瓜石项链  浅洋红的美" alt="天然西瓜石项链  浅洋红的美" src="http://www.mysealife.com/sea2pig/2010080205356/20100826103629.jpg" real_src="http://www.mysealife.com/sea2pig/2010080205356/20100826103629.jpg">   比较大颗的西瓜石,浅洋红色的,很洋气的颜色。以前只喜欢纤细的小物,现在突然觉得大颗的天然石也很美,很有灵气。悬挂了水滴状的白水晶,加了颗铜质的小四叶草,正好可以平衡一下大石头缺了一角的形状。   <IMG title="天然西瓜石项链  浅洋红的美" alt="天然西瓜石项链  浅洋红的美" src="http://www.mysealife.com/sea2pig/2010080205356/20100826103634.jpg" real_src="http://www.mysealife.com/sea2pig/2010080205356/20100826103634.jpg">   白水晶下面有个小花托哦~   <IMG title="天然西瓜石项链  浅洋红的美" alt="天然西瓜石项链  浅洋红的美" src="http://www.mysealife.com/sea2pig/2010080205356/20100826103638.jpg" real_src="http://www.mysealife.com/sea2pig/2010080205356/20100826103638.jpg">   悬挂起来的样子,长度可以做毛衣链,配白色柔美,配黑色妩媚~现在的天气也可以带滴~<IMG title="天然西瓜石项链  浅洋红的美" alt="天然西瓜石项链  浅洋红的美" src="http://i3.dpfile.com/s/img/editor/Emoticon23.gif" real_src="http://i3.dpfile.com/s/img/editor/Emoticon23.gif">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拈花岁月 | Tagged , , , , | 1 Comment

太热了,做首饰玩吧~

  太热太热的周末,2天都39度,快疯掉了...最好就是不进厨房,在空调间孵豆芽。前段时间一时兴起买了些项链首饰的配件,正好做来玩玩。 上面那条是帮QQ做的,一个皮肤白白的很可爱的同事mm~她快结婚了,祝她新婚快乐。 第一条项链,一会儿配件不全,赶紧去买,一会儿黄灯下分不清楚蓝和绿,结果第二天白天一看珠子颜色穿错了...再拆...咳咳 折腾半天...希望Q喜欢~       这是给弯仔的生日礼物,坐在我对面,一个非常热爱中古相机,非常热爱宝丽来,也很喜欢杂货的姑娘。       帮她做了古铜色链条+古金相机吊坠+手工修剪牛皮+古董邮票的设计,很合她的气质~       带上相机去旅行吧,过我们想过的生活,工作只不过是为了帮助我们实现梦想,呵呵~       这条给自己的,秋冬的长链。       棉质蕾丝花片+西德树脂宝石+美国来的蕾丝底座~配配我那些棉花边衣服吧  

Posted in 拈花岁月 | Tagged , , | 4 Comments

2010。春。

发生了很多事。 看到大家的着急和担心,上来写几个字。谢谢姑娘们,我没事。 等我平复几天,振作起来,把这个坑填满。 纪念这个迟迟不来的春天。

Posted in 拈花岁月 | Leave a comment

《海的四季魔法饮品》8月问世

  和出版社的狐狸mm几番讨论,经过几番修改,封面终于确定。内文据狐狸mm说已经拿到大样,颜色非常漂亮。 我很开心,真的很开心,这么久的心血终于有了结果,这个高温后又阴雨连绵的讨厌夏天也变得可爱起来。 新书会在8月中旬的上海书展推出,我瞄了一下日期,正好有个双休混在里面,应该会有空和猪头摸过去一趟,咔咔~   当初做“绿豆浆”的时候,我有在blogcn的博上发过一篇猜原料的文,答对的朋友有送书的,海牢牢记着哈,请被点名的亲们快点递纸条给我,把地址告诉我哦,海会签上大名滴,嘿嘿~ 点名了哈,以下同学—— 朵儿、兰若、波子 、薄荷清咖 、筱婧、麦子,速速和我联系! 谢谢大家对海一直以来的支持,在此回报小小心意。也请大家替海的新书捧场哦~~~

Posted in 拈花岁月 | Tagged , | 28 Comments

允许我愤怒一下!!附版权申明!

  好脾气的海终于怒了!!请各位淘宝店主手下留情,不要再未经本人允许,随便转载海的蛋糕照片、配方和制作要点用于店铺销售!就算说明是我做的也不可以!你们大多也是写blog的,要是有人也这样不打招呼随手拿东西,你会高兴吗? 什么被盗用、被转载的次数多,说明我的东西受欢迎。。。谢谢,我不需要这种夸奖!不把店铺公布出来是想给你们留点面子,请自重! 如果我做的蛋糕够广告效应,导致你非常想用,一定要用,必须要用。。麻烦你先和我联系。如今网络这么发达,新浪、blogcn、淘宝、plumcafe都可以找到我,发个纸条,写个站内信,旺旺上留句话不是什么难事!请你得到我允许后再用! 目前,只有味之宝、张裕儿和芝麻家的店铺是经过我同意的,其他请删除!   气得我新蛋糕都不高兴发了。。。。。。~~>_<~~

Posted in 拈花岁月 | Tagged , | 13 Comments

和照片有关的事

500)this.style.width='500px';">   这篇文,都不知该如何下笔。写到哪里算哪里吧... 上周有相熟的mm跑来告诉我,又有人继续不打招呼拿了我的照片,并且很恶劣的用PS擦了我的blog签名。这事,数月前已经发生过一次,由于自己的生性懒散与世无争,轻言几句也就罢了,之后一直都没再关心过。谁知没过多久,又来了...哪天才是个头啊!   在家里,猪头知道,有两样是我的禁忌,一个是不能随便进西点室,一个是不能随便碰我的相机。他们,差不多是我的命根子。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发不可收拾得爱上摄影。如果单单只是镜头,那不过是一堆金属与玻璃的混合体,但当你爱上镜头后的事物,那么镜头就不再只是冰冷的光学产品,而成为岁月的见证。   选择P家,是偶然,也不是偶然。在这个电器商城都能买到nikoncanon的年头,在满大街人都背这两个牌子的年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pentax的样片,那么绚烂,那么通透,带着柔和的光感,机身外型又非常小巧。试着在网上寻找相关讯息,凭着曾经玩过一些半专业DC的那点皮毛,蛮艰难的一点点读那些和天书差不多的技术测评。样片越看越多,倾向也日渐明晰。虽然PS无所不能,但如果一架相机能拍出几乎无需PS的照片,那就真的很棒。再加上P家深厚的光学传统和甘于寂寞、敢于坚持的勇敢,最终打动了我。 于是,亲爱的小P,从05年背着去新疆开始,我用他记录生活,记录行走,记录爱情,记录美食,一转眼已经第四个年头。1万多张大像素照片把我的笔记本塞得越来越慢,但我依然乐此不疲的拍呀拍呀,因为,端起相机的那一刻,我能听见自己呼吸的声音。   拍照(咱不说摄影)是件苦差事,这在我写《西点公主烘焙日记》时,就深有体会。那会儿还处于刚拿到相机没多久的初级菜鸟阶段,对于光线、布景、道具没那么龟毛,再说手边也没有太多资源,只是乐此不疲的追求浅景深效果,突出主体。可就算这样,每次点心做好后的拍摄都能把我累得吐血,好死不死的我还特别喜欢用M档全手动,即便对细节不那么讲究,不同光圈快门的组合就够我受得了,待到导出一大堆照片,有80%,甚至一张都不满意的时候,想死的心都有。   渐渐的,当我和相机配合得越来越好,当我拥有了一支支得力的镜头,当我对各种细节越来越敏感的时候,拍照依然是件“痛苦”的事。因为我不再是菜鸟,我可以闭着眼睛告诉你机身上的某个按键代表什么,理所当然对照片的要求也更高。我变本加厉的收集各种餐具,以淘杂货为乐,一有空就趴在淘宝上寻找合适的拍摄背景,抱回一大摞零布一烫就是一下午,晾干后再卷起来,小心翼翼的收进衣橱里,谁都不让碰。可这些,距离拍出一张好照片只不过前进了1/3而已,这一点,在我写饮品书时,被刺激了无数次,成为深入骨髓的“恐惧”。   当你有强烈的渴望想以最美的画面记录下你亲手出品之时,你的脑袋就必须立马变成一台高速运转的机器。室内光线如何,室外光线如何,哪个方向的光线最能表现出食物的质感。该选用什么样的餐具,什么质地,什么色泽,最能衬托出食物的美。那几大卷布里,哪块才是最适合的?还是要摆在木头台面上拍?抽屉里那些零零碎碎的叉勺、道具,哪把最配?哪个最好?然后,你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将它们组合出最满意的样子。一次就成功,无疑是最幸福的。万一失败,我一定会把东西留着重拍,如果不幸食物氧化变色或者坏掉,那就只能咬牙切齿一切重来。重来这种事情,我已经不记得干过几回了...   在此,向中式美博的主人们致敬。中餐,实在太难伺候。除非我看准光线铁定了心要拍下它,除非旁边没有人等着吃饭,否则我想不出有啥办法能在下班后昏暗的烟熏火燎下,家人的催促声中,气定神闲的拍出一张好照片。   其实按快门,多半还在于快感,迷恋机械快门声的同道一定不在少数吧。可最后的处理过程,是名副其实的“折磨”。一堆照片从挑选,到调整,到水印,花去几个钟头早已是家常便饭,落得个头昏脑胀的下场。每每此时,忍不住问自己,我到底为了什么而拍,是赞美吗?是点击率吗?不是,是因为那里面有我喜爱的人生。当我用影像的方式记录下深深浅浅的脚印,回头看时,总会不由自主的微笑。虽然我的照片不够完美,但拍摄时的感情却是真的,这就够了。   真的非常希望,网络上不再有盗图者,因为你们伸手拿的,不仅是一张照片,还有原作者全部的爱,作为旁观者有什么资格夺取这一切?你们可以让水印模糊,让签名被PS抹去,但除了一张空洞的照片,你们又能得到什么?你能了解这背后所有的欢笑和泪水吗? 海自问不是个吝啬的人,如果你喜欢我的照片,尽可以告知一声,只要是合理的要求,海不会不答应。因为有网络,大家才有机会相互了解,彼此交流,别让不愉快的事影响这份单纯的心情好吗?   也谨以此文,送给我的小P,四年来最好的伙伴,陪我游新疆,闯云南,徜徉闲适的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踏遍鼓浪屿的每个角落,替我记录厨房里的点点滴滴。有你,我很快乐,你呢,也快乐吗?   500)this.style.width='500px';">

Posted in 拈花岁月 | Tagged , , , | 13 Comments

爷爷

  爷爷终于安息在龙华烈士陵园,落葬归来,小区院子里的水杉已经显露遮天蔽日的端倪,看他们从冬日里苏醒、萌芽,2个月不到的功夫又能为人们遮挡烈日了。 今年夏天,来得特别早,爷爷终于没能看到明媚的太阳,再也吃不到他孙女的手工点心。   大人们,包括我和弟弟,恢复了大半精神,张罗着买新的骨灰盒,妥当后,爸爸从旧盒中取出那个红布小包,移动时发出悉嗦的响声。几日前还是完整的遗体,竟然就变成了这么一包物件。   陵园的骨灰存放室里,异常安静,一路往里走,我和弟弟不免有些失望,原以为至少有名字刻着,照片安放着,供子孙吊唁,谁知道居然像档案格子一般,一道小门关上,就什么都看不到了。我突然,很想用干花扎一个小花圈,挂在这个属于爷爷的把手上,永远鲜艳,永不凋零地守护。   5.1小假,爷爷入院一冬后,爸爸告诉我爷爷出院了,一路上很高兴得东张西望,回到家还和奶奶说了很久的话。我说,下个星期六,我们一起去看爷爷。 谁知四天后,在office接起电话,竟然是爷爷过世的消息。一地愕然。 接下的日子,和爷爷相濡以沫近60年的奶奶,该怎么忍受这无边的思念。   周六,原本是探望爷爷的日子,变成了告别。小小的厅堂,家人的几只花圈,一面党旗,一切从简,这是爷爷生前的嘱咐。当曾经的笑谈成真,还是有些无法接受。当爷爷的遗体被推出来时,之前还算镇定的大家,只剩泪双行。 小时候,印象最深的是爷爷的一条腿,走起路来总是一拖一拖的,还有一大块明显的疤痕。爸爸说,是因为那条腿打仗时受过重伤。 记得高中时,第一次学下面,就是爷爷教的。先把菜炒到半熟,再加水烧开,然后加盐,再把面条放下去,熟了就可以吃了。那天的我,超水平发挥,不仅一教就会,而且煮得很美味,挑嘴的弟弟吃完后尽然又去盛了一大碗面汤喝了精光。 之后爷爷又教我煮上海人家最爱的酱油荷包蛋,也是一学就会,被爷爷表扬了一把,乐了一整天。   可是,我眼前的爷爷,永远不会醒了呀,眼泪不知不觉糊了一脸。看着站在前面的爸爸妈妈,不由得很恐慌,如果哪一天躺在我眼前的是他们,我该怎么办?   11日,是我和猪头的一周年纪念日,邀了爸妈一起吃泰国菜。自从爷爷走后,我看着日渐年长的爸妈,突然觉得该趁他们还走得动,吃得下时多带他们看看这个世界。 椰香天堂的露天小院里,照例树影婆娑,风情满溢。爸妈很高兴的这个吃一点那个吃一点,不停地说这个味道从来没尝试过。强悍的老爸,号称不吃辣,却喝了三碗冬阴功,看得我下巴都掉了……   回家的路上,我和猪头说,活着真好,活在上海真好。有这么多机会,这么多值得去做的事。等我像奶奶一样80岁时,你还会骑着小毛驴带我去外滩兜风么?

Posted in 拈花岁月 | Tagged , ,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