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一米阳光

一米阳光

  入秋后,我变得有些奇怪。开始喜欢粉色、西瓜红色的毛衣,开始寻觅浅黄色的外套。连日冷雨把我浇得手脚冰凉,一天晚上忍无可忍把猪头挖起来帮我灌热水袋,哆嗦了半天才又睡去。衣服寄到后,忙不迭的抖开,把脸埋进去,忘了窗外的秋雨。 上海一天冷似一天,好在放晴后,阳光终于可以晒进房间,照亮窗台,照亮床铺,照亮office那一方小小天地的挡板,照亮我的下午三点,那段最忙碌,也最顿困的时光。 我穿着新买的粉红毛衣上下班,骑着蓝色小电车在城市中穿梭。持续降温后的一天夜晚,差点在下班路上冻僵的我,赶忙准备了份“电车御寒包”。口罩、羊毛手套,还有猪头的闲置夹克。第二天全副武装下楼,猪头的大夹克一直拖到膝盖,假装没看见保安怪异的目光,骑上小车逃跑,呀哈~真的一点都不冷嘞…. 第三天,继续装备,跑去车库一看,昨天停车的地方空空如也,呆立半分钟,一位大叔经过,问,车没了?我点头。哦,昨晚这里失窃了6辆车。我瞪大眼睛,我的也被偷了?赶紧打电话给猪头,猪头滚下楼,狂找一圈还是没有,看来真的被偷了。 欲哭无泪,我的蓝车车,骑了半年都不到,怎么就离我而去了……猪头和保安交涉,打110,我失魂落魄的去拦taxi,路过包子铺,愤恨的买了一只菜包,两个烧卖,大口吞下,被撑到了…>_< 今天是丢车的第二天,继续taxi生涯,幸好可以十几块钱搞定,否则铁定破产。中午下楼觅食,starbucks的圣诞已经到来,小黑板上太妃榛果拿铁的手绘图笑意盈盈,新款纸杯、纸袋开始启用,货架上圣诞限量版的杯子们齐齐站立。猪头慷慨的说,买杯日又到,挑吧。我一口气拿了三个。入秋后,我果然变得很奇怪。开始喜欢红色的杯子,开始喜欢姜饼人。加上昨天自己买的,我一下子有个三个姜饼杯。 午饭吃得很饱。下午三点,昏昏欲睡。Ivy移过来环住我的肩膀,小声告知昨天主管大人留下她的谈话。果然又和我有关,果然又是不满意,果然又说我最近状态不好,让ivy多加留意。和预感的分毫不差,这次不再愤怒,却生出好多无奈和难过。 实在厌恶极了这种不被信任的感觉。温暖如我,低调如我,努力如我,无世无争如我,却还是得来一次又一次莫须有的点名。一直以来,大概他是感觉到了。我的思想,我的生活,我的西点世界,我敢和他直面相对的锋芒,无力压制,无可奈何。业余写作一度成了最大的把柄,处处为难。其实,八小时之外,那是我的时间,与你何干?工作保质保量,难道还不足够?再没有人能体会我忍辱负重的辛苦,除了本身的艰难,还有额外一份沉重的心理压力。那两本书就是我的孩子,再没有人比我更爱它们,更期待它们完美。 好吧,不想再争什么。这世界依然有挡板上的一米阳光,依然有悄悄通报的友情。白的必然不能变成黑的,我的努力大家都看得见。 我把手掌轻轻按在挡板上,想摸摸阳光。猪头帮我买的杯子静静站在眼前,小姜饼人闪呀闪呀,好调皮的朝我微笑。突然,泪水溢满眼眶。   2008.11.13                                   

Posted in 拈花岁月 | Tagged , , | 1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