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宇治抹茶

抹茶栗子蒙布朗(尝试版)

一直想尝试抹茶味的蒙布朗,可从没见过类似配方。于是洗澡时想想,睡觉前想想,工作到烦躁站起来倒水喝时想想,拼拼凑凑,有了大致的方案,决定抹茶蛋糕+鲜奶+栗子碎+抹茶蒙布朗+栗子装饰。 接着把整个淘宝翻了翻,没找到想要的白豆沙,不是太甜就是颜色太难看。算了,还是拜托爸妈吧,先帮我熬一些芸豆沙。跟老妈提了要求,一定要过筛去皮,而且只要能尝出少少的甜味就可以。 妈妈熬豆沙的一般步骤是先高压锅压软烂,过筛去皮,再用油炒干。没啥难的,就是太费时间,我实在抽不出这工夫,就拜托了老妈。不过我也差点被老妈的豆沙害死了。。。下面说吧。   8寸方形(边长15cm,对角线20cm) 先做抹茶蛋糕,在我一直用的可可蛋糕底配方上作修改。 蛋黄4个,糖30克,低粉100克,泡打粉1小勺; 宇治抹茶10-13克(我用了13克),热水10大勺左右(约150ml,可以根据蛋黄糊的厚度略作调整),油4大勺(60ml); 蛋白4个,糖60克。 蛋糕糊做好后,倒入30×45的烤盘,抹平,预热好的烤箱,放中层或中下层,180度烤15分钟左右,表面用手摸干燥有弹性后取出,撕掉高温布,倒扣在烤架上放凉。   其他没什么问题,关键是让抹茶粉怎么更好的溶解,不要一坨一坨的。 因为抹茶粉非常容易结块,我一般先把抹茶粉用蛋抽先划几圈,大致碾一下。再边搅边倒入热水,搅拌个八成,倒入料理机彻底打匀,这样才能让抹茶完全与液体融合,不然怎么弄都会有小的结块,影响口感更影响美观。这是没筛入粉类前,抹茶蛋黄糊的样子,没有任何结块。       做抹茶蒙布朗时,因为本身是试作,而且出了很多意料外的状况,就没有记录分量,下次完善时再说吧。只记下抹茶粉称了13克,最后大约用了10克的样子。 这是老妈做的芸豆沙,挖出来后觉得有些奇怪,非常粘,而且看起来有点粗,但当时也没多想,直接往下进行。     当我打好抹茶液,一点点加入芸豆沙,加糖,加香草精,边做边尝,最后达到自己满意的味道时,杯具出现了.....抹茶豆沙看起来比较稀,用花嘴试了试,果然不能成型,而且完全被豆皮堵住!!马上打电话问老妈,老妈竟然觉得皮已经被完全压酥了,就偷懒没去,而且熬到后来手太酸搅不动了,看看差不多也就没继续收干水分。顿时觉得很崩溃。。。。。一下子泻了气。 看着桌上那一大摊,怎么办呢。。发了10分钟呆,决定死马当活马医,再努力看看。把豆沙一勺勺弄进筛面粉的大筛子里,用勺子背按压,真正的豆沙从洞里漏下去,皮留在上面,全部弄完,竟然一大坨皮,难怪要堵住花嘴。筛完后,抹茶豆沙更稀了,继续用很小的火熬,让水份蒸发掉。 多亏了高等级的烘焙用宇治,才没在持续加热后,让颜色变得很黄很难看。尽管最后看起来比较深,被猪头嘲笑成“青团”,但在我,还是很庆幸。。才才。。还好没变成bb。。。╮(╯▽╰)╭ 本来应该是和上面蛋黄糊一样的翠绿呀。。。       做好蒙布朗用的豆沙,接下来就简单了。用8寸方形慕斯圈刻出三块蛋糕片,打发一些奶油,切好栗子。一层蛋糕,一层奶油,一层栗子碎,淋一些枫糖浆,然后此步骤重复一次,放蛋糕片时记得压一压。       覆盖完第三片蛋糕后,慢慢移掉慕斯圈,将边缘的奶油用刮刀修整一下,弄弄整齐。在表面挤6堆奶油,然后用栗子花嘴将抹茶豆沙做蒙布朗的装饰,在奶油堆上方的相应位置摆栗子,点缀金箔,最后散布一些栗子甘露煮的碎粒。 天色晚了,照片很暗,凑合看吧。。     被猪头一直不停的嘲笑成青团蛋糕。。郁闷得我。。外面还有点光线,赶紧跑下楼随便拍了几张。       上楼后看到还有些边角料,愤愤中又做了个小的。。出了这么多状况我容易么我,该死的猪头。。 第二天开吃前留念,心里惴惴的,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风车里的厨房 | Tagged , , , | 1 Comment

莓果巧克力慕斯和抹茶布丁的春天

其实很早就做了这个蛋糕,只是没有心情更新。因为曾经我发誓,今后做蛋糕,只和幸福有关。所以不论烘焙书被侵权,还是项目组的同事罹患癌症,抑或我最亲爱的丫丫病重,都算不得好事。 随猪头去嘉峪关过年,一大部分原因是为了散心。想起07年烘焙书要出版时,与我相交10年的闺蜜欣然为书作序。“对海来说,烘焙不仅是一种爱好,更是她寻找幸福的一种途径”,记得,当我在月月的mail里看到这句话时,泪水湿了眼眶。如果有和我一样,04年就开始玩家庭烘焙的姑娘,应该知道那时候烘焙资源有多么匮乏,更知道爸爸妈妈多半是很不支持的。倔强的坚持下来,坚持出一份成果,能看到朋友这样的理解和鼓励,怎能不动容。这泪,是为自己,也为了友情。所以,当fion告诉我某位烘焙红人出书的消息,当我高兴的去看,却蓦然在她书的封面上发现无比熟悉的话语,而这句话出自我的序,也一字不漏的出现在《烘焙日记》的封面上,我实在无法掩饰自己的不解和愤怒。 之后,就是拉锯式的扯皮,对方出版社百般推脱,一会儿主编出面,一会儿责编出面,说辞完全前后矛盾。最后好不容易承认了侵权,却竟然和我说,对方作者表示与她完全无关,问我是否同意他们出版社在我的博客上刊登致歉申明。我和我的责编都无法接受,这种匪夷所思的结果。 责编劝我起诉,我已经烦不胜烦,坏了无数心情不说,更何况工作忙得完全没时间继续纠缠。恰好,临近新年假期,一怒之下请了年假和猪头一起去了嘉峪关。 新年过得很开心,也释怀了,我对fion说,我只是有点灰心,为什么原来那么单纯的家庭烘焙圈也渐渐变了味道。既然没心情,那就暂时沉寂吧。。。。 几天之后,项目组的同事就进了医院,怎么也查不出到底得了什么病,大部分工作都落到我身上。又过了几天,妈妈告诉我,丫丫病了,肾衰,那一刻脑袋里真的一片空白。 接下来的日子,鸡飞狗跳,很累,很无助。想尽一切办法找信得过的医生救丫丫,换来的却只是1、2天的缓解。虽然无数次的告诉自己,丫丫已经10岁了,要做好心理准备,可仍然无法接受她越来越不好的现状。 同事那边终于传来了去世的消息。我和曾经同一部门的另几位同事相对无言,他曾经是差点把我们折腾死的头儿,尽管我们一点都不喜欢他,但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会以这种方式离开,迅速得让人诧异。 而丫丫,我最亲爱的孩子,像人一样聪明懂事的猫儿,也在几天后离开了我...拜托猪头把丫丫的骨灰带回来,我在办公室,缩在自己的格子里,止不住决了堤的眼泪。 八年了,我养了她整整八年。她还是个流浪猫儿的时候,我们四目相对的那一天,我才22岁。还记得每天中午我拿着猫粮和水在以前公司那个废弃的小花园喊她出来;还记得某天中午开会晚了,她等不到我,竟然守在通往办公室的楼梯口坐了一下午,直到我下班出来;还记得她拖着越来越大的肚子,眼看快生了,我实在舍不得她,明知家里不能养,还是咬咬牙带她去朋友的宠物店安顿。记得看着她三个孩子降生的喜悦,记得替孩子们各自找领养家庭的周折,记得决定收养丫丫时的义无反顾,更记得发誓要给丫丫一个家时的咬牙切齿。这只有着水蓝眼睛的猫儿,对我来说早已不止是一只猫那么简单。我那些最年轻最美好的岁月,那些所有深爱过、失去过、痛苦过、绝望过、迷茫过的岁月里,都奔跑着她小小的身影。她的乖巧懂事,不止一次给过我安慰。如今,这份牵绊消失了,硬生生要与我的青春剥离,能不痛吗。。。。 大半个月后的今天,我才敢写下这些。不知道要纪念什么,或许,是与曾经告别吧。 我对猪头说,真希望我们将来能有个小女儿,那样,丫丫就回来了。告别,不过是永远不能告别的回忆。       说回蛋糕吧,6寸树莓慕斯+巧克力布丁的组合,并不精致,但味道不错,简单写写。 上层巧克力布丁:淡奶油200克,70%黑巧克力150克,糖70克,吉利丁片1片(约5克); 下层树莓慕斯:淡奶油300克,冷冻树莓200克,糖100克,牛奶100克,吉利丁片2片(约10克); 夹层用巧克力蛋糕,就是我之前做慕斯时一直用的方子。 装饰用的围边是现成的,屈臣氏买的乐天纱纱巧克力。 P.S.做巧克力布丁的时候没有打发淡奶油,做树莓慕斯时有打发。树莓慕斯的量比较多,多出来的还做了一个长条半圆的慕斯。糖量可以自行调整,每个人口味不同。   还做了宇治抹茶布丁,趁着阳光灿烂,和新买的玻璃小四叶草儿合个影。谢谢一直陪伴海,等待海的姑娘们,我回来了。  

Posted in 风车里的厨房 | Tagged , , , , , | 43 Comments